88推书网 www.nmgk88.com

冉柠谈季txt下载冉柠谈季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冉柠谈季txt下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帮男二追妻,他却对我表白了?》,主角是冉柠谈季,主要讲述了:她穿书了,成了里面的炮灰女配,男主死去的白月光。 睁眼就是高中时期的故事,同桌是自己最喜欢的禁欲男二。 她:“可怜,一心爱护的女主最后还是跟了男主……” 作为男二的死忠粉,她决定,趁男女主还未产生情愫,她要帮男二追女主! 于是,她每天热衷于和禁欲男二搭讪,引诱,谁知他却从不和她多说一句话。 就在她坚持不住要放弃的时候,他又发疯一般将她困在身下…… 她:“搞错了,你不是喜欢那个女生吗?” 他:“现在是你的了。” 她:“什么?” 他:“我这个人,现在是你的了!” ——救命!谁懂啊,剧情崩了呀!…

《冉柠谈季txt下载》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冉柠正在百年教学楼里二刷小说,《只对你心动》。

男二谈季的孤独、忧郁、悲伤,看得她心揪着疼。

突然教学楼一阵晃动,头顶发出“吱嘎”的声音。

惊慌之际,冉柠就看着电风扇摇摇欲坠,紧接着,脱落下来,扇叶打中她的头。

这种八百年遇不到一回的事,居然降临到她的头上。

没等她爆出一声国粹:“我艹!”

就晕倒了。

最终,冉柠成为南江市3级地震中唯一受伤的人。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医生说:“看了片子,没啥大事,睡一会就好了。”

她果然昏睡了过去,还做了一个美梦。

梦里,正是九月繁花,秋日昼短的季节。

谈季坐在她的身侧,那双清雅淡漠的眸子正在看着面前的药瓶。

体育课,同学们都出去了,教室里就她和谈季。

日光影影绰绰,恍恍惚惚,谈季好看的侧脸像极了神圣不可侵犯的雕像,勾得她起了色心。

好不容易做一回春梦,对方还是谈季。

这书里冷淡地像高山雪一样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冉柠当下就决定,拿下他,占有他,蹂躏他!

她直接拽过谈季的衣领。

谈季毫无准备,猝不及防地被她拉低了身子。

他眼眸轻抬,风清雅正,一脸疑惑。

许是美色太过惑人,冉柠迷迷糊糊地就将唇瓣贴近他的耳垂,亲吻了一下,对着他的耳廓轻轻吹了口气。

“嗯~”男生压抑地一声叹息。

冉柠听见就更兴奋了。

身体贴得更近。

“谈季~”冉柠出声,格外的软甜。

冉柠明显感觉到男生的身体的抗拒、燥热,轻颤。

她感慨,这梦做得。

太他喵的真实了!

爽!

她的指尖描绘他的眉眼,清冷忧郁的眼睛,让她特别心疼。

“谈季,别那么悲伤,别怕,会有人来保护你、爱你的,比如我。”冉柠贴近他的耳朵哄着他。

他要是真人,大概会让人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寻来给他,只为哄他一笑。

男版妲己。

冉柠还想再做些什么,她紧紧抱住谈季。

对方的身体僵硬,完全没有动作,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此刻难得有些慌张。

可惜,冉柠是个两秒女,没有接下来的步骤,就晕倒在谈季的怀里。

她只想呐喊:老子还没有诉完真情呢!

悠悠醒来时,她还在埋怨,这美梦总是短暂。

她还没把谈季给办了!

还没和他说,她是粉丝头子呢!

可是抬眼看着陌生的环境,冉柠一脸懵。

这是哪?

不是医院,不是宿舍,好像是个家?

“柠柠,醒了啊,快喝点水。”

爸爸妈妈的面孔映入眼帘,冉柠吓了一跳。

爸妈还是那个爸妈,但是感觉怎么不一样了,都更年轻一些。

“妈,你去做拉皮了?还是打什么肉毒杆菌了?”

“爸,你整容啦?”

冉爸冉妈一脸懵,“柠柠,你在说什么?身体弱都让你多休息,你还不听,这中暑了,热糊涂了吧。”

冉柠有些懵。

身体弱从何而来?

从小到大,她一直壮得像头牛!

她摸索着手机,想问问同学,不是说轻伤嘛,咋还把她爸妈叫来了?

翻来翻去,手机没找到,她从床头的镜子中,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我……”她惊呼出声。

此时,国粹无声胜有声。

她晕倒的时候是刚上大二,不知道是不是发育得晚,上了大学,冉柠才出落地像朵娇艳的花。

而现在的自己虽然长相没多大变化,但是明显更稚气一些。

像个瘦弱的高中生。

这被砸晕,还附带返老还童大礼包的吗?

冉柠下意识摸了摸胸前!

还她的C cup!

冉柠正在骂娘之际,清润的男声传进耳朵。

“学校那边我帮你请假了,你这两天别去上课了。”

冉柠闻声连忙放下手,回身。

这帅哥谁啊?

越看越觉得面熟,可是分明没见过啊!

“储言,麻烦你了,柠柠身体弱,以后在学校你还是要多盯着她。”妈妈说道。

储言?

这名字这么耳熟呢?

冉柠灵光一闪,不正是《只对你心动》的男主角!

高中?

年轻的自己和爸妈?

怎么回事?

冉柠懵了呀。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研究,冉柠确定自己是穿书了。

她好死不活地穿在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配身上。

书中,女配一次也没出现过,但却是男女主矛盾的主要推动者。

因为她是男主的白月光,还是死掉的白月光。

白月光杀伤力巨大。

死掉的白月光杀伤力堪比核武器!

所以冉柠即使没出现过,但是读者也都知道她的存在。

只是,书里的冉柠怎么和她长得也一模一样?

在确认穿书以后,冉柠尝试过豆腐撞头、面条上吊、薯片割腕种种方法。

可都无济于事。

她连睡了好几觉,醒来,她还是没回到现实世界。

冉柠放弃了。

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冉柠准备好好过。

反正爸妈还是自己的爸妈,在梦里玩玩吧。

这种好心情没持续多久,当请假结束,储言在外面等她上学,说着高三的课不能耽误时,冉柠只想逃。

凭什么她要高考,两次!

别人穿书都到书里描写的时候,她怎么就到了书里一带而过的高中时期呢?

而且这女配着墨不多,她连啥个性、咋死的都不了解。

还好,经过这两天的相处,爸妈好像对她的性格没有特别的反应。

那书里的冉柠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吧。

早上6点30起来的时候,冉柠欲哭无泪。

她不要高考!

她不要早起!

她好不容易才考上的大学!

她好不容易长出的C,还给她!

9月初,天气还燥热得很。

上学路上,冉柠无奈地看着身旁的储言。

冉柠心想,不愧是男主,长得那叫一个人高马大、剑眉星目。

果然是帅气逼人,小说诚不欺我!

冉柠心道:算了,算了。

就当做个梦,多看看帅哥养养眼。

说不定哪天眼睛一闭一睁就回去了。

《只对你心动》书中讲的是,大学时期,体育生男主储言与理工科女主李诺的日常恋爱故事。

因为女主误会自己是男主白月光冉柠的替身,分分合合。

后来才知道,储言压根没喜欢过冉柠。

他和冉柠之间的万般联系,是因为他们俩除了是小时候一起穿开裆裤的朋友以外,还存在亲戚关系。

按道理来说,她应该叫储言表哥。

看小说的时候,冉柠就一直在骂:“嘴呢?说话啊!给缝上了?”

既然都到了书里,冉柠一定要搞清楚。

他俩到底啥关系,男主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女配。

“储言,你是我什么亲戚?”

储言单手插兜,眼睛转了转:“你爷爷的爷爷的爸爸,是我的太姥爷的爷爷。”

冉柠疑惑地瞄了一眼储言。

“这样复杂的关系,你是怎样记住的?”

储言一跳脚:“阿柠,我脑子不笨的好吧。”

冉柠脸部肌肉抽了抽,男主她可太了解了。

储言,神经大条,体育生,高考的分数勉勉强强,还是体育实力不俗,才被破格录取到南江大学。

着实算不上聪明吧。

书中的男二谈季,那才是真正的天才学神。

现实生活中,冉柠就疯狂地迷恋谈季,简直是她的理想型。

皎皎君子,皓皓明月。

默默付出,明明对女主与别个不同,却从不破坏她和男主的感情。

现在,她确认了冉柠和储言的关系。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储言和她一脉同宗,实打实的亲戚。

小时候,他们都住在连城,两家就亲厚。

后来,储家发了家,搬到了南江。

知道男主是我哥以后,冉柠飘了。

但凡男主光环小小地照耀一下她,

还不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冉柠不会游泳,不鱼跃,做个陆地上的缩头小王八也可以啊。

何况,在冉柠心里他们都是一群纸片人,在回到现实世界之前,玩一玩没啥不可以吧。

到了班级门前,冉柠发了呆。

同学,她一个都不认识。

冉柠傻站在门口,皱着脸,找不到自己的座位。

她慌张地拉住储言的衣服。

“储言,我可能失忆了,班级里的同学我一个都不认识啊。”

储言翻了一个白眼给她:“你才转学过来第一天就晕倒了,你认识才奇怪吧,还有,叫我哥!”

原来是转学第一天啊,那就不用和同学装熟了。

冉柠还想说点什么,却被储言打断了。

“晚上放学在学校门口等我,我今天有加练。”

“嗯,行。”冉柠乖乖答应。

虽然是个二次元世界,都是纸片人,不值得害怕,但是她现在也是纸片人啊。

在这里,除了爸妈,她只认识储言。

“储言,我的座位在哪?”冉柠心虚地问。

储言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啊,你找你同桌去,就那个走过来的,谈季,那天你晕倒了,人家送你去的医院,听说脸都热红了。”

谈季从走廊里走来,日光从他身后照出,微卷的头发,深邃的眼眸泛着淡淡的蓝色,少年的皮肤白净,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动人。

冉柠看了一眼,视线就收不回来了。

哈喇子倒是想流出来。

谈季有四分之一英国血统,骨相绝佳,眉骨突出,眼型深邃,这是一张能轻而易举就勾人的脸。

可微抬的下巴、凌厉的下颚线,紧抿的薄唇,只让觉得不好接近,像高山上的雪,整个人带着神明的冷漠感、疏离感。

原本嘈杂的教室,也有一瞬间的安静。

谈季的视线看过了,正停留在冉柠拉着储言衣角的手上。

储言背着书包,看了一下手表,马不停蹄地跑了。

“阿柠,我先走了啊,不然老张又要骂骂咧咧了。”

冉柠哪里还有心情管他,随意地摆摆手。

谈季这脸谁看了不迷糊?

偶像近在眼前,还是她同桌!

这和梦里的谈季长得一模一样!

冉柠立刻宣布,谈季,你就是我的本命爱豆。

纸片人又如何,为你生,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

只是谈季从她眼前飘过,面无表情,甚至带着一点避之不及。

对她这种眼冒爱心的行为,熟视无睹。

还有些嫌弃和害,,怕。

以及一点莫名奇妙的生气。

冉柠没注意到谈季的神情,她心花怒放。

这书里说储言好看,没说谈季帅到惨绝人寰!

两相对比,储言是人间探花郎,谈季是天上谪仙人。

一个世俗,一个脱俗。

脱俗的就勾得人想看他在欲海里沉沦。

可远观不可亵玩,就引得人越发想看他被情欲支控的模样。

冉柠想到了那个梦。

还有点遗憾。

谈季整个人都透露着清冷、矜贵。

真的是活脱脱从书里走出来的。

当初冉柠也就是喜欢他这种高冷禁欲的样子。

书里的谈季就是驰名双标,会给女主买糖山楂,从来不理别人,但是女主说话,他会回。

人设没崩,爱了,爱了!

谈季目不斜视,径直坐在最后一排,冉柠屁颠屁颠地坐在他的旁边。

谈季侧着脸,似乎有意躲着她的视线。

刚才,冉柠害怕自己花痴的眼神太直白,现在反正他看不见,冉柠光明正大的打量他。

他好看到日光在他周身都变得柔和。

他有着外国人的宽大骨架和白皮肤却不失亚洲人的神秘。

西方骨,东方韵。

冉柠不禁感慨,造物者睁开眼睛看看,公平一点啊。

慢慢地,冉柠看到他发红的耳垂。

书里写过,他的耳垂上有一个疤痕,现在怎么没有?

冉柠远看不清楚,索性就靠他近了点。

谈季身体僵在那,喉结滚动。

冉柠不知道是不是鬼迷了心窍,还是当他是纸片人。

伸出食指就戳了戳他的耳垂。

谈季身体一颤,下意识就反手抓住了冉柠的手腕,回头皱着眉一脸警惕。

耳垂更红了。

“你又想干什么?”谈季清冷的嗓音里,带着薄薄的愠怒和不满。

冉柠仔细回味了一下他的话。

为什么要加“又”?

余光瞥到他耳廓都红了,才想起梦里面,她调戏了谈季来着。

好像亲吻了他的耳垂。

她的视线又飘到了耳垂处。

冉柠瞪大了眼睛,瞬间连呼吸都忘了。

她突然意识到,那,好像,不是梦???!!!

因为如果是在梦里,她的主观意识,谈季左边耳垂是有疤痕的。

可是,那天,耳垂上面没有,,,,,疤。

所以,,,那时她就穿书过来了!!!

她真的调戏了谈季,直接上去亲吻人家的耳垂,还吹气?

还甜言软语地哄人家。

虽然明知道谈季是个纸片人,可母胎单身的冉柠,还是脸“腾”得一下就红了。

难怪谈季要说“又”。

“我这次,这次没想干什么,上次,我,我以为是在做梦,所以对你又亲又哄,放肆了一点,下一次,你再出现在我梦里,我不会这样子的。”冉柠积极辩解道。

谈季听到冉柠的说辞,脸色并没有变得好看一些,而是更冷了。

冷峻中还带着一点羞涩。

“上次的事,别再提了。”谈季喉头滚动,皱着眉头。

说着话,就将冉柠的手甩到了一边。

冉柠也觉得自己说的不对,默默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

这样的说法,好像冉柠做梦都想亲他。

而且稍微放肆一点,就会对谈季做不可描述的事了。

当然,那天要是没晕,接下来她要怎么挑逗谈季,就真的说不准了。

谈季冷着脸,默不作声,正身后,一副生人勿近、敬而远之的模样。

冉柠缩着肩膀,挤出笑意来。

莫名其妙就对谈季有些怕。

“我那天是热晕了,以为是做梦呢,下,下次不会了。”冉柠急急解释。

谈季拿着笔写着英语单词,似乎对她说的话漠不关心,可是一看笔下全都是Kiss、ear这些。

他呼吸不稳,连忙翻了一张纸。

冉柠看来,他好像是对她的话很是不满。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冉柠接着说:“听别人说,是你把我送去医务室的,谢谢你啊,听说你脸都热红的。”

谈季没动静,只是拿着笔的手紧了紧。

那天,他背着她去校医室,路上她晕晕乎乎的,还不忘摸他的喉结,脖颈,说了好多的话,叫了他很多次名字。

他自然羞得满脸通红,偏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谈季,算我对不起你,我乱花渐入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的,色迷心窍了,以后有什么事,我驷马难追,在所不辞!”

谈季几番想说话,却都算了。

最终冷着脸,压根没有理睬她,把她的话当做耳旁风。

上课后,谈季不说话,身板挺直,专注地看着黑板。

青松孤寒,不可接近。

冉柠偷偷地看他,直到老师点她的名。

“新来的冉柠同学,看黑板,别看同桌,你同桌脸上有花吗?”

在一阵哄笑中,谈季的脸上虽然波澜不惊,纹丝不动,可耳朵根到颈间都红了一片。

课堂稍微平静以后,冉柠悄悄地贴近谈季。

她小声地说了一句:“谈季,你比花好看多了。”

对于冉柠直白的夸奖,谈季只是眼神偏了偏。

想对她说,上课时间不要老盯着他看,可回头看见她乖乖软软的伏在桌上,一时又没忍心。

都高三了,怎么还像个小孩一样,娇软地让人不舍得说重话。

课间,总有不少女生借着去厕所的名义偷偷过来看谈季。

却没人和他说话,看来谈季的冷淡出了名。

冉柠一边感慨世风日下,一边近水楼台先得月地欣赏谈季的美颜。

神圣地天神一般,不沾染一丝人间烟火气。

这样好看的人,被他爱着的女主角该多么幸福。

想想冉柠都嫉妒。

这一天里,冉柠对着谈季说了无数句话,谈季均是古井无波,将禁欲高冷演绎到了极点。

“谈季,你长得像个神仙一样。”

谈季皱了皱眉。

“不是太上老君那种白胡子老爷爷啊,是古希腊那种天神。”

谈季又皱了皱眉。

“我以后叫你小神仙吧。”

谈季倒吸了一口凉气没说话。

晚自习放学的时候,谈季负责擦黑板,冉柠在他身边一站。

长得这么高!

“谈季小神仙,你家里人给你喂什么猪饲料?”冉柠脱口而出。

意识到大脑跟不上嘴以后,冉柠连忙改口。

“啊,不,不是饲料,是食物。”

谈季头微微侧着,眉宇间透露出一丝不满,冉柠期盼他说出点啥。

他却冷淡地转过头。

正当冉柠以为他不会理她时,耳边幽幽传来一句:“注意用词。”

冉柠悻悻地点头:“好咧。”

谈季是脾气好的,要不然看他憋那个样子,估计是想骂她。

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

仔细数了数,这是谈季和她说的第三句话。

“谈季,你今天和我说了三句话哎!”冉柠欣喜说道。

谈季欲言又止,和他说话,是会让她开心的事?

刚想说点什么,冉柠就跑出去了。

她看了一下时间,呀,说好等储言的,都忘了时间了。

储言该不会走了吧?

结果,着急忙慌在校门口,冉柠等了半天,储言这丫还没到。

冉柠骂骂咧咧:储言这纸片人不守时!

要不是她不认得路,早溜了。

冉柠借着微弱的灯光张望着,没看到储言,反而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

本来是站在一旁吃瓜的,直到看到中间鹤立鸡群的好像是,

谈季。

他面如寒山,薄唇紧抿。

冉柠慢悠悠地凑过去。

“就是因为你小子,我女朋友要和我分手,说喜欢你。”一个肉乎乎、黑黢黢的男生说着话。

旁观的女生含情脉脉看着谈季,看样子就是他口中的女朋友。

这眼珠子都快要沾谈季身上了。

小黑胖子看着就更生气了,眼睛瞪着谈季。

谈季眼皮轻抬,声音清冷地说道:“你女朋友是谁?”

冉柠都想鼓个掌,不愧是她的爱豆,杀人于无形。

女生立即急得要哭出来。

“你还问我是谁,周一升旗的时候,你一直看着我,你不是喜欢我吗?”

谈季皱着眉头,“你站在我左前方?”

“你还说不知道,你都知道我站在哪。”女生好像抓住什么证据一样,委屈极了,眼巴巴地看着谈季。

着实眼含秋波,我见犹怜。

冉柠不禁感慨,谈季这张脸长得是真招人啊!

混血神秘诱人。

书里的女主是怎么把持住的。

这还不拿下?

要是冉柠,立刻拿下,绑在自己裤腰带上,走哪就去炫耀。

看着没有,这帅哥,我的男人!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