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文娱之王从选秀开始 > 第7章 007失误

第7章 007失误

  舒缓的音乐响起,好似时间的低语。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时间的珍贵,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无用的后悔。

  “这歌叫什么来着?我怎么没听过。”

  “不过宇哥选的歌是不是太老了一点啊,这都是我爸妈听的歌。”

  “嗯,我也觉得稍微老了一点。编曲也没什么新意。”

  还好宋时予没有听到这些讨论,否则他的嘴恐怕都得笑歪。

  因为与系统之间的“友善关系”,宋时予必须要认真地唱歌,还不能被格外关注,这实在太难了。

  所以宋时予没有对《光阴的故事》进行重新的编曲,完全依照原版演唱,可以说是毫无新意。

  十几年前的编曲风格已经不适应如今的音乐市场,再加上对于年轻观众几乎没有什么共鸣的歌词,怎么可能得到选秀节目观众的喜欢,绝对不可能的。

  宋时予的算盘打得的确不错,如果他的唱功稍微弱一点的话,他的计划或许可以得到完美实施。

  选曲的成功让宋时予颇为自信,也因而有了些许的松懈。再加上音乐的魅力就在共情,当唱到“我们又历经了多少的路程,不再是旧日熟悉的我,有着旧日狂热的梦”的时候,宋时予自己也多了几分投入。

  再加上宋时予已经融入骨子里的演唱技巧,这首《光阴的故事》还是足以让隔壁大厅里的选手们为宋时予动容。

  “没想到宇哥唱歌这么好听。”

  “我觉得公司给我们请的声乐老师都不如宇哥。”

  旁人如何能明白宋时予曾在独属于他的光阴里,走过多少路,看过多少景色。

  直到伴奏结束,宋时予才回过神来——糟糕,自己松懈了。

  虽然每个选手都准备了表演,但导师们可不一定会全部看完,了解水平即可。刚才有几组选手的节目还没表演完,便被直接叫停,导师再狠狠批评几句,从而增加节目的戏剧冲突性。

  自己这么乏味的一首歌,几个导师居然全部听完,难不成还要给自己加试的机会?

  我不要啊。

  宋时予带着些许的期待,看了四位导师一眼,他心顿时凉了一半,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到底是哪儿犯错了。

  他算了观众的喜好,但他忘了计算评委的喜好了!

  按年龄算眼前四个导师都是听着《光阴的故事》长大的,尤其是声乐导师谷梁白对这首歌应该更熟悉。

  的确如宋时予所想,他在他的光阴里有自己的故事,四位导师又何尝不是呢?

  这些年他们在娱乐圈里沉沉浮浮,比任何人都明白时间的残忍。

  他们没有想到竟然会有十八岁的学员会选择《光阴的故事》,并且演绎得如此出色。

  编曲没新意无所谓啊,宋时予现在还年轻,未来可期啊。

  四名导师相互交了一个眼神,看到了彼此对于宋时予的欣赏,然后不动声色地轻轻颔首。

  其实他们的动作已经很隐秘了,但宋时予就站在他们面前,全神关注着四人的一举一动。而且论在演艺圈沉浮的经验,宋时予丝毫不比这四名导师少,自然将这一切看在眼中。

  如果可以,宋时予很想用双手捂住自己拔凉拔凉的心脏。

  宋时予知道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如果还得考虑导师的品味,他真的挑选不出一首各方面都满足条件的歌,现在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宋时予选手是吧,为什么会选择《光阴的故事》这样一首歌。”果然声乐导师谷梁白开口了。

  “我比较喜欢这个风格的歌曲,平时听的也大多是这些老歌。”宋时予开口回答道,其实他的言外之意是“我就是个老古董,年轻的偶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快放我走啊。”

  显然谷梁白并不在意,反而鼓励道:“你的声音很让人舒服,基本功也很扎实。我很期待在之后的节目里,能够听见你唱更多风格的歌曲。看看其他导师还有没有需要你加试的。”

  谷梁白这明显就是认可了宋时予的演唱水平,还点名要给宋时予一个加试的机会。

  闻弦知雅意,作为舞蹈导师的江亦柳顺势问道:“你会跳舞吗?”

  怕什么来什么,绝对不能加试!

  “我对舞蹈不怎么擅长。”

  “不过我看你的资料上还准备了一个舞蹈,跳一下吧。”江亦柳有些意外,宋时予居然在拒绝加试的机会,但看在谷梁白的面子上,她又给了一个机会。

  宋时予正准备狡辩一下,结果系统无情的声音响起:“请宿主如实作答。”

  “我不擅长是指和那些专业舞者比,我可没撒谎。”宋时予在心中理直气壮地回答。

  “根据系统规则,如果宿主在梦想之路上偷懒,将会收获提醒服务。”

  宋时予恨得牙痒痒,但他还是退缩了,那该死的“提醒服务”的确有些折磨人。

  宋时予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带来的舞蹈是一段popping”。

  随着音乐,宋时予起舞。

  这段舞蹈是“宋时予”专门为偶像星工场准备了大半年,早就已经形成肌肉。宋时予曾经在地球上为了翻红也练习了好几年的舞蹈,这段时间每天都在系统的要求下完成训练,舞蹈的每一个动作的卡点、节奏、力度都在标准值之上。

  虽然说不上技惊四座,但是在一众选手中也算是可圈可点。

  “虽然舞台感染力还差了一点,但是舞蹈的基本功和身体素质都相当不错。”舞蹈导师江亦柳直接说道。

  舞台感染力能好就奇怪了,宋时予已经很克制地在跳舞了,没有跳舞的激情,也没有表情的变化,自然不存在所谓的舞台感染力。

  四个导师低声商量,宋时予脸上总算是流露出些许的紧张表情。

  “你们看这孩子,还挺紧张的。”

  “他是一个素人,任何演出经验都没有,也不是专业的学生,能有现在的台风,已经算很有天赋了。”

  “我觉得他基础功很扎实,很有灵性,只是在选曲和选舞蹈上有些吃亏。但论实力,他的唱功就已经值得一个a班了,舞蹈也算不错。”

  “我觉得可以给他一个机会。”

  “我们也要给素人机会,节目组也说了避免大娱乐公司扎堆嘛。”

  四位导师讨论的东西很多很复杂,但也很现实,a班的名额分配可没有那么简单。

  最后谷梁白还是坚持说道:“目前看来,宋时予的唱功的确很出众,如果他都拿不到a班名额的话,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既然谷老师都这么说了,那就给a吧。”

  讨论很快就结束了,谷梁白作为力荐宋时予的导师,自然作为代表发言:

  “宋时予,你的选曲没能发挥你的音色特点,跳舞可以进步的空间更大。”

  谷梁白的表情特别严肃,他参加过好几个选秀节目了,宋时予的确是少有让他眼前一亮的学员,难免有了几分爱才之心。越是爱才,越是严肃,希望宋时予不会因为接下来的成绩而自满。

  因为谷梁白明白,作为素人的宋时予,想要在节目里走到最后,实在太难了。

  然而谷梁白的严肃让宋时予升起几分的希望,我的选歌策略还是成功了?我就知道节目组的第一考虑肯定是市场接受度。

  宋时予望向谷梁白的表情也热切了几分,f班估计是不可能了。

  最好把我分到c班,根据宋时予的研究和调查,c班能够成团的概率甚至低于10。再不济也是b班啊,也属于高级炮灰啊。

  然而在谷梁白眼中,宋时予的眼睛里充满了希冀,不仅没有因为自己的批评而沮丧,反而是期待。

  宋时予这年轻人在期待着进步,在期待着未来!这是什么,这就是青春啊。不枉我力排众议,也要给这孩子争取一个机会。谷梁白欣慰地想道。

  谷梁白继续说道:“所以我们给了你a,我们希望你能继续努力。”

  宋时予表情瞬间石化,这个a是怎么来的?他下意识说道:“我觉得现在的我还没有资格得这个a,我……”

  话说了一半,宋时予便反应过来,综艺最“忌”什么——话题啊!

  自己这一反驳不就成话题了吗?自己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呢?

  宋时予脸上的所有情绪变化,全部落入导师眼中。

  他们谁不是人精,谁不是娱乐圈的老油条,和影帝影后一起吃饭喝酒的,什么演技没有看过,自然知道宋时予是下意识的真实反应,是真觉得自己不应该去a班。

  虽然觉得素人出身,没有靠山的宋时予大概率是一个炮灰,但这并不妨碍你四位导师对宋时予产生好感。

  多干净,多单纯一孩子啊。

  起码要在第一期节目里给宋时予多一点曝光的机会,多积攒积攒人气,就算被淘汰也能多积累一点人气。

  这下不仅仅是谷梁白,就连一旁的池宇达也开口说道:“不,这个a是你应得的,我们都期待你有更好的表演。”

  宋时予感觉自己眼前一黑,但宋时予还是强忍住了自己内心悲痛的情绪,说了一句:“谢谢导师,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

  寒暄几句后,宋时予便转身往选手大厅走去,只不过背影怎么看都些许的萧瑟。

  而这一幕也在幕后工作的节目导演白茹芸看在眼中,她流露出疑惑与思索的表情。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