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文娱之王从选秀开始 > 第18章 18二公

第18章 18二公

  江亦柳四人坐在导师席上,今天是偶像星工厂第二次公演的录制。

  江亦柳低声地询问一旁的谷梁白:“你看节目顺序没?”

  “看了,白姐还真是会搞事。”

  一旁的谷梁白也说道:“这才第二轮公演就这么残忍了。”

  第二轮公演采取的是小组pk制,每两个小组进行一对一的pk,获胜的队伍能够获得额外的出境机会。

  这在外人眼中只是比赛的形式罢了,但江亦柳他们作为圈内人,尤其是像江亦柳他们几个导师都参加过好几档选秀节目,很清楚这样的pk会带来什么样的话题度。

  获胜者的粉丝自豪,变得更加喜欢自己pick的选手,而失败者则会面临粉丝流失的风险,甚至因为一场失败而一直被诟病。

  毕竟拉踩可是娱乐圈屡见不鲜的手段了。

  这对于那些没有经纪公司引流,除了节目其他曝光机会的学员而言格外残忍。

  但比起简简单单的排名,白茹芸明显更加青睐这种足以引起话题的赛制。

  “这算什么,等会最后一组才刺激。”

  几名导师互相看了一眼,都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

  没一会儿,作为主持人的靖燕婉就上台说道:“接下来要进行pk的是《悬崖峭壁》组和《battle》组。”

  此时两个组的学员已经在后台候场,《battle》组自然不用多说,而《悬崖峭壁》组正是廖鸿达等人的节目。

  不错,最后一组舞台的pk看点正是宋时予。

  一边是宋时予曾经率领的黑马组合,一边是宋时予如今加入的王者之师。

  无论pk赛的结果是什么,都天然自带各种话题,什么黑马、背叛、抛弃、实力等等。

  其实这一组的pk结束后,会有什么样的引导全看后期节目组和某些娱乐公司如何引导舆论。

  不过从赛制和分组确定后,宋时予就已经穿透了背后的风谲云诡。

  以之前主题曲c位的选择,还有这次pk赛制的分组来看,宋时予觉得自己应该又要接受各种潜规则了。

  虽然宋时予想不明白自己何德何能能够成为被针对的对象,可一想到自己的形象可以一落千丈他就忍不住高兴。

  如果《battle》赢了,节目组多给廖鸿达他们几个失落的表情,自己就成了为了胜利、毫无感情的冷漠者。

  如果《悬崖峭壁》赢了,那自己则是识人不明、偶然幸运的投机者。

  宋时予甚至很想向那些不喜欢自己的人交流一番,你们的手段啊,太肤浅了,我这很多良策,你们要不要啊?

  此时宋时予特别期待表演与最终的结局,心中还有几分小雀跃,因此对于候场室内诡异的气氛也视而不见。

  彭茂枫和廖鸿达他们也知道节目组把他们安排在一个组是为了增加节目的噱头,不过显然他们并不像宋时予那样看得透彻,也并不知道宋时予此时所面临的尴尬境界。

  他们只是打量着对方,简单的寒暄后便各自沉默,气氛有一些微妙的尴尬,不过宋时予完全不在意,因为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接下来有请《悬崖峭壁》组。”

  廖鸿达他们全部站了起来,今天他们的造型是统一的黑白西装,听说是作为模特的郁明帮助大家挑选的,特别整齐划一,有一种莫名的气势。

  具体情况宋时予并不清楚,为了避嫌,更是为了躲避镜头和话题,再加上整个宿舍除了宋时予外,好似住在训练室一般,宋时予这段时间还真没看过廖鸿达他们的排练。

  但想到《battle》的质量,宋时予估算他们还是凶多吉少。

  反正都已经要被潜规则了,宋时予也不必再藏得那么彻底。于是他走上前给廖鸿达他们每个人一个拥抱,并且真挚地说道:

  “加油。”

  就当是我对你们最后的祝福吧!

  那一瞬间,《悬崖峭壁》组的所有学员眼神都明亮了不少。

  “宇哥,相信我们吧。”

  《悬崖峭壁》的确没有让人失望,准确说是让大部分的人大吃一惊。

  《悬崖峭壁》是一首电子舞曲,其中声乐的部分被大幅度弱化,而舞蹈部分则成了最主要的内容。

  这也是为什么《悬崖峭壁》当初不受选手待见的原因,在缺乏声乐、歌词的情况下,表演者的舞蹈能力会被无限地放大。

  偶像星工厂并没有一个纯粹意义上的dancer,除了廖鸿达!他就是《悬崖峭壁》最为契合的学员。

  但仅有廖鸿达一个人同样无法支撑起《悬崖峭壁》这个舞台,所以原本的编舞特别突出c位,接近三分之一的镜头都由c位负责。

  这也是为什么廖鸿达挑选《悬崖峭壁》后,没有其他的学员主动加入的主要原因。

  但是廖鸿达一开始就和贺星驰等人商量好要选择一个以舞蹈为主的舞台,然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变。

  把单个舞蹈动作的难度降低,编入大量的齐舞。

  对舞蹈基本功的要求降低了,但对于舞蹈熟练度的要求提高了。这也是当初宋时予在编排《男儿当自强》时候的主要思路。

  “如果没有办法以舞蹈难度征服观众,那就以舞蹈整齐度取胜。”

  本来《悬崖峭壁》就是一首充满力量感的歌曲,大量整齐划一的动作,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与偏差,让舞台看起来干净利落、赏心悦目。

  并且让所有人看到《悬崖峭壁》的付出与努力,这就是男团齐舞的灵魂与魅力啊!

  在场的观众也忍不住为廖鸿达他们欢呼与尖叫。

  最后《悬崖峭壁》在一组同步率接近完美的舞蹈动作中结束,后台的宋时予也忍不住为他们鼓掌。

  宋时予一眼就看出来《悬崖峭壁》是由廖鸿达编舞,而且所有人都发挥得很出色。

  没有自己,他们每个人都在聚光灯下熠熠生辉,宋时予是由衷为他们高兴。

  还有一个原因是宋时予觉得某些人在黑自己的时候,又能找到一个黑点了——宋时予对于《男儿当自强》舞台的付出并没有那么重要,他只是一个抢夺廖鸿达功劳的、让人恶心的队长而已。

  宋时予恨不得自己化身黑子,自己亲自上阵杀敌,虽然杀的是我自己。

  想到这儿宋时予就嘴角不受控制的向上翘。

  突然彭茂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就这么高兴?”

  宋时予想也不想回答道:“那是自然。”

  宋时予并不会解释其中的原因,谁知彭茂枫因此沉默了片刻,说道:“等会上台不能放水。”

  回过头露出自信且诚恳的表情,宋时予答应道:“我会全力以赴的。”

  开玩笑,现在就是树立自己汲汲营营形象的最好时刻,而且还有系统监督着,宋时予想放水也没法啊。

  “接下来欢迎我们最后一个舞台,《battle》!”

  和《悬崖峭壁》相似,《battle》也是一首动感激烈的歌曲。但彭茂枫追求的却是发挥每个人最突出的能力。

  所以在《battle》的舞台中,每个人负责的工作是泾渭分明的。

  但彭茂枫也明白男团的灵魂便在于合作,和《悬崖峭壁》的整齐不同,《battle》的合作是互相衬托。

  宋时予在舞台上不留余力地衬托着其他选手。和音、伴舞,只要是宋时予能做的他都做了。

  至于killingpart,宋时予的一贯态度则是“我都已经有这么多唱段/舞蹈了,分给其他人吧”。

  如果说《悬崖峭壁》是团队的结晶,那《battle》就是个人能力的巅峰,基本上每一个人的优势都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台下的观众甚至不知道该看谁,只能全程嗷嗷直叫。

  最后《battle》的每个成员站在舞台的不同角落,各自以最帅气的姿势结束。宋时予的姿势在其中就显得有些寡淡了。

  其中最受关注的自然是彭茂枫,能听到很多观众在欢呼他的名字。

  发现只听到偶尔几声的“宇哥”后,宋时予宽心了。就自己这人气,能出道才怪了。

  “先请《悬崖峭壁》和《battle》组的学员回到台上吧。”靖燕婉站在舞台中间说道。

  既然是pk,节目组还是假装营造了公平的外观,便设定两组学员表演完后再一起进行投票。

  “那让我们《悬崖峭壁》队的队长来拉票吧。”

  不知道为什么,宋时予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毕竟一公的时候他就是在拉票环节被廖鸿达“捅”了一刀。

  宋时予连忙摇了摇头,把这种不好的感觉抛开。

  廖鸿达接过话筒望着《battle》组大声说道:“宇哥,我们组要把你赢回来!”

  what?excuseme?与我何干?

  宋时予脸上写满了疑惑,同时现场也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虽然台下的观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嗅到了火药味。

  靖燕婉也没想到廖鸿达居然会口出惊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只能按照流程,把话筒递给彭茂枫:“那《battle》组又有什么话想说呢?”

  “不好意思,我是不会把宇哥让给你们的。”

  这莫名其妙的火药味让台下欢呼不断,然而宋时予却彻底石化,站在台上如同石像一般。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