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范清遥百里凤鸣 > 第一百章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第一百章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主城的街道上,范清遥陪着祖父慢慢往花家的方向走着。

  哪怕是祖父什么都没说,她也能够感受到祖父的气虚,所以她始终在放慢着步伐。

  余光,忽然就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巷子里。

  百里翎羽本着不能惊动花耀庭的心思,只能不停地给范清遥打手势,做口语。

  范清遥看着那夸张的动作,却是没有半点笑意。

  只因,她看懂了。

  瑞王带人去了花家,花家出事了……

  简短的一句口语,如同一根刺狠狠扎进了范清遥的心里。

  花家出事?

  花家怎么可能会出事!

  上一世的这个时候正是花家鼎盛之际,结果现在花家却接连遭受到重创。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范清遥强迫自己稳住心神,同样不想让外祖担心的她转头故作轻松地道,“外祖,您看那个人是不是很奇怪,怎么一直眨眼睛?”

  花耀庭朝着巷子里一看直接惊了。

  五皇子!

  巷子里的五皇子,“……”

  不出来都是不行了。

  百里翎羽打着哈哈地走了过来,“真是巧了花……老。

  ”

  说着,不忘瞪了一眼范清遥。

  死丫头,自己想脱身就拿他当垫背的。

  本殿下长的很像挡箭牌不成?

  花耀庭赶紧行了个礼,“五殿下此刻不是应该在幽州么?”

  范清遥趁机赶紧道,“外祖先聊着,我去余记买些糕点给外祖母带回。

  ”

  语落,匆匆挤进了人群里。

  花耀庭一愣,“小清遥,你……”

  话还没说完,就是被百里翎羽一把拉住又道,“此事说来话长,既花老好奇,本殿下倒是也愿意慢慢到来……”

  花家的院子里。

  瑞王眯着眼睛看向来人,“你是何人?”

  百里凤鸣施施然走到瑞王的对面,将花家人挡在身后,“花家请的武先生。

  ”

  瑞王,“……”

  开什么玩笑!

  谁家的武先生能有如此惊人的气势?

  百里凤鸣则是也不再看他,而是先行将花月怜扶起,随后才又对陶玉贤道,“奉花老的命,小生即刻前往和硕郡王府,将此事跟和硕郡王禀明,相信和硕郡王自有定夺。

  ”

  陶玉贤自然知道花家从来没有请过什么武先生的。

  但是面前这个少年说的没错,自家将军跟和硕郡王倒也算是有些交情的。

  虽不知来者何人,但历经过沧桑的她却并没有在此人的身上察觉到半分恶意。

  配合着点了点头,陶玉贤才道,“如此甚好。

  ”

  瑞王,“……”

  彻底麻了。

  他敢带着毒药来,就是仗着花家再无人能够将此事禀明皇上。

  如此就算是花家人死了,那也是死无对证的。

  可若是此事惊动了和硕郡王,那他所有的做戏所有的谎岂不是不攻自破了?

  要是一旦再闹到皇上哪里去……

  后果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

  百里凤鸣再次转身,看向那硕硕发抖的宫人,“瑞王口口声声花老被皇上下令赐死,既如此,想来此事和硕郡王自也是应该知情的。

  ”

  瑞王僵硬地站在原地,就是连袖子下的手都是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狗急跳墙一般,他忽指着百里凤鸣道,“你以为你能走的出这个府邸?”

  百里凤鸣悠然一笑,“那就要看瑞王有没有这个本事留下在下了。

  ”

  若他有心通知和硕郡王,他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他借由和硕郡王这个名头,为的不过就是拖延住瑞王罢了。

  而毫不知情的瑞王,根本都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是掉进了百里凤鸣的圈套之中。

  陶玉贤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精瘦笔直的背影,目光渐渐地沉了沉。

  此人相貌平平,却气势惊人。

  哪怕是极力压制却也难掩其内的凌然非凡。

  院子里的人正僵持着,就是忽听闻一阵脚步声响起。

  待众人抬眼,就见范清遥正冷着脸迈步而来。

  百里凤鸣在看见范清遥的瞬间,范清遥也同样看向了他。

  四目相对,他那沉不见底的眼里溢出了丝丝的心疼。

  那血肉模糊的额头,早已说明了她是怎样的抱着怎样的决心去逼宫的。

  范清遥却在看见他的一瞬,一整颗提着的心都是平稳了。

  就算他戴着人皮面具,她却还是一眼看穿了他所有的伪装。

  原来,是他阻拦了花家的血流成河,帮她挡下了花家的家破人亡。

  丝丝温暖流淌过心底,哪怕一转即逝,却已足够。

  瑞王在看见范清遥的瞬间,就是知道自己所有的谎已经全都站不住了。

  尤其是看见范清遥一步步朝着这边走过来的时候,他更是本能地后退着,“范清遥你想如何?本王可是当今的亲王!”

  奈何范清遥根本连看都是没看他一眼,就这么地从他的身边擦了过去。

  暗自松了口气的瑞王,“……”

  野种,简直是没有一点家教!

  院子里的鲜血随处可见,倒在地上的人横竖皆是。

  范清遥那双漆黑的眸一一扫过那些倒在地上甚至是血泊里的人,平静的双目之中翻卷着的是狂风暴雨的袭来。

  “呜呜呜……呜呜呜……”

  丝丝的呜咽声从墙角传来,范清遥循声走过去,就是看见了浑身是血的踏雪。

  原本雪白的绒毛此刻粘黏着鲜血,那胖嘟嘟的身体软趴趴地倒在地上,后背赫然裂开的伤口,让它连喘息都是要疼的梗咽。

  可哪怕如此,在看见自己主人的瞬间,它的眼里还是染上了丝丝喜悦的坚定。

  仿佛在告诉自己的主人它没有让她失望的,更没有白吃白喝,它是守护着这里的。

  范清遥缓缓蹲下she

  的同时,从怀里掏出了随身带着的针包和一瓶上好的金疮药,

  小心地处理好那深可见骨的伤,再是以根根银针先将皮肉固定住,随后撕扯下了自己的袖子,稍作用力地缠绕在了踏雪的身上。

  从始至终,她的动作都是有条不紊的,但是她眼中的狂风骤雨则在愈演愈烈着。

  花家已有定局,她并不想再平添是非的。

  但是现在,似乎想要息事宁人是不太可能了。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这笔账她若不算得清楚,怎又对得起她身边这些拿命保护着花家的人!

  抱好踏雪,范清遥又是将压在下面的凝涵拽了出来。

  刚巧此时许嬷嬷也是醒了。

  凝涵和许嬷嬷在看见自家小姐的瞬间,眼泪就是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范清遥却是擦掉了她们脸上的泪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你们赶紧将受伤的人都安排去明月院养伤,我屋子里的柜子上有止血的药,先给她们服下去,其他的一切等我过去再说。

  ”

  许嬷嬷到底是见过些风浪的,凝涵又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两个人很快就是调整了状态,按照范清遥的交代,分次将院子里那些受伤的人往明月院抬着。

  范清遥又是起身走到了娘亲和外祖母的面前,仔细地检查了一下二人。

  好在她们都是平安的。

  “外祖母和娘亲先去里面歇着。

  ”范清遥说着,就是要搀扶着二人进屋。

  花月怜仍旧是不放心的,握着范清遥的手臂就要开口询问,“月牙儿,你……”

  陶玉贤却皱着眉摇了摇头,“进屋吧。

  ”

  既小清遥回来了,想必老爷也定是平安的。

  她一向都是个冷静且有主意的,花家都是已经交给了她,自是要相信她的。

  花月怜见此,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赶紧跟着一同进了屋子。

  范清遥搀扶着外祖母躺好,又是拉着娘亲坐在了软榻上,再把踏雪放在了她腿上。

  “外祖母和娘亲好好歇息,剩下的交给我便是。

  ”

  花月怜一想到月牙儿要面对瑞王,仍旧是放心不下的。

  陶玉贤却是点了点头,“你现在是花家的当家人,该如何做你看着办就是。

  ”

  范清遥点了点头,转身出了门。

  花月怜看着范清遥的背影,也终是沉沉地平了口气。

  母亲说得对,她的月牙儿长大了,她得是要放手了。

  院子里,瑞王已经顾忌不了如何给愉贵妃交代,转身就是要走的。

  范清遥回来了,那花耀庭想必也是快了,他再留在这里岂不是自寻死路?

  百里凤鸣盯着瑞王的动作正要起身阻拦,却就听身后响起了他熟悉的声音。

  “来都是来了,瑞王爷又何必急着走?”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