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范清遥百里凤鸣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根本就是欺人太甚!

第一百二十六章 根本就是欺人太甚!

  范清遥回头,就是看见一翩翩公子迎面而来。

  若不是来人那双眼中闪烁着的光芒太过精锐,倒是一副不错的画面。

  “苏家公子怎么来了?”

  范清遥知苏绍西是那种无事不登三宝殿,从不浪费生命里的一分一秒办事赚钱的人,所以眼下对他的到来,她还真是挺意外的。

  本来她以为他好不容易回到主城,会多陪陪苏夫人的。

  苏绍西那满是算计的眉眼,难得的露出了一抹惊讶。

  他是真的被范清遥的样子给惊讶到了,或者说是震惊也不为过。

  一回到主城他就是听闻了花家的事情,就算最后花家免除了满门抄斩,却也是草木萧疏家业凋零了。

  若是普通人遇到这事儿只怕早就一蹶不振了。

  可是再看看面前的这个少女,一脸淡然自若,岁月静好的眉眼不带丝毫的风浪。

  究竟是怎样一颗强大的心,才能够做到如此的?

  “苏家公子难道是来找我一起发呆的?”范清遥微微皱眉,窦家那边还在纠缠不休,她可没空陪着他在这里喝西北风。

  苏绍西回神笑了笑,“看来今日我确实是多余来了。”

  本是想要来给她吃一颗定心丸的,结果看来倒是不用了。

  这女子强大的连他都是要自愧不如的。

  苏绍西又是笑了笑,语落转身就走。

  范清遥看着那清瘦的背影却是再次开口道,“谢谢。”

  她知他今日来这里,是想要告诉她无论花家如何,他都会继续与她合作。

  虽说她有的是手段不怕他中途反悔,但他的这份心思她却还是收下了的。

  苏绍西顿了顿脚步,回头时有些惊讶地看向范清遥。

  他明明什么都是没说的……

  不过很快,苏绍西就是又笑了,“这段时间我都会在主城,有货要运随时找我。”

  范清遥也是认真地道,“确实是有批货,不过要等几日。”

  苏绍西点了点头,“随时恭候。”

  是他想的多了,如她这种聪明的女子,就算他什么都不说,她也定知他的来意了。

  范清遥一直目送着苏绍西上了马车,这才转身进了青囊斋。

  幽州的货已经找到,她自是要继续往幽州那边发展的。

  只是现在太多琐碎的事情绊住了脚,要想轻手利脚的做买卖,只能赶快解决眼前。

  就好比窦家人。

  铺子里热闹的很,花月怜正被月落带着了解铺子里的各种物件。

  范清遥将鹏鲸叫了过来,将从府里带出来的账本递了过去,“把这些账算出来,越详细越好,记得要快。”

  鹏鲸忙点着头就是进了账房。

  月落余光瞥见小姐正跟鹏鲸窃窃私语,就知小姐一定是有事要办,根本无需交代,就是主动将夫人给引上了二楼。

  “夫人,二楼还有很多新鲜的东西,您可是要去看看?”

  “二楼还有什么?”

  “夫人亲自看看就知道了。”

  花月怜到底也是陶家的医女,对于医术上的东西说不感兴趣是假的,见月牙儿安静地站在门口,她就是迫不及待的跟着月落上了楼。

  范清遥欣慰地对着月落点了点头。

  聪明更机灵,无需多便能揣摩出她的心意。

  上一世她是要多蠢才丢了她们。

  好在这一世她们还是在原地等着她的。

  不多时鹏鲸就是走了出来,“小姐,账已经算完了,都是标记好了的。”

  范清遥接过账本小声叮嘱着,“我出去一趟,娘亲先交给你们照顾着。”

  鹏鲸点了点头,“小姐放心,夫人交给我们便是。”

  范清遥出了青囊斋又是将范昭找了过来。

  将西郊府邸的地址给了范昭后,她这才是坐上了马车。

  一路上,范清遥都是在翻看着手里的账本。

  她早就知道以大舅娘的性子,做事绝不会太过干净利落,但是没想到竟如此的招摇过市。

  看样子花家以前真的是对大舅娘太好了,所以就是连窦家都敢蹬鼻子上脸了。

  可惜,她从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

  一炷香的功夫,马车停在了西郊府邸对面的茶楼门前。

  范清遥下了马车,就是看见窦家人还围绕在西郊的府邸门口,人数似乎不少。

  远远望去,许嬷嬷和程义等人并没有吃亏,反倒是窦家的几个婆子浑身是土。

  范清遥心里有了数,转身进了茶楼。

  二楼的一个雅间里,孙澈都是已经到了的。

  看见范清遥推开门,他就是赶紧站了起来,“花家外小姐。”

  范清遥在孙澈对面坐下,才开口道,“孙大人跟娘亲是旧相识,叫我清瑶就好。”

  孙澈自觉曾经跟花月怜的那段过往很纯洁,如今倒是也坦然,“好。”

  范清遥点了点头,却是不再说话,只专心喝茶。

  孙澈,“……”

  难道他刚刚那个好说的不清楚?

  正是因为茶楼里的安静,反倒是将西郊府邸门口显得更加热闹了。

  虽说坐在自己对面的是自己心仪人的女儿,可也是不好一直对视而坐,孙澈索性就是转头朝着窗外望了去。

  孙澈不曾见过花家内里的人,更是不认识窦家人,所以现在他只是看个热闹罢了。

  只是他越看就越是看不下去了,那堵在人家府邸外面的一群人委实太过嚣张了一些,就算是扬想要和离,也是要关上门仔细商量的,如此大张旗鼓的欺上门,简直是不可理喻。

  他倒是真的好奇,究竟是谁家摊上了如此彪悍的亲家。

  “是花家。”一直沉默的范清遥忽然就是开了口。

  孙澈回头一愣,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

  范清遥就是指着窗外顿了顿又道,“如孙大人所见,窦家根本就不是想要跟花家好聚好散,如今更是欺负花家没有男丁而堵上门强行闹和离。”

  孙澈,“……”

  他现在总算是明白范清遥找他的目的了。

  原来是为了窦家。

  想当初他接到窦家送来的和离信时,窦家可是异常的可怜凄苦,窦夫人更是跪在他的面前指责花家种种的仗势欺人。

  他压下此事,其实是不知道要如何告诉月怜。

  却没想到他还没想好如何通知花家,现在竟是给他看见了窦家的真面目。

  若非不是现在亲眼所见窦家那一张张叫嚣谩骂的嘴脸,孙澈都是无法跟那日的窦夫人联系到一起的。

  这哪里是可怜凄苦,这根本就是欺人太甚!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