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范清遥百里凤鸣 > 第一百四十二章 真的是气昏了

第一百四十二章 真的是气昏了

  几个太医当然知道三殿下的心思,所以他们才怕死的一直没有拆穿。

  但是现在……

  他们必须要说出来,更必须要阻止。

  因为他们害怕他们死的更快……

  “启禀皇后娘娘,这花家外小姐绝不可进宫侍疾啊!”

  “花家外小姐头痛无汗,无故昏倒,鼻塞流涕,喉痒吐血,分明就是风寒之兆。”

  “皇后娘娘明鉴,如此传染风险较高的疾病,怎可进宫给三殿下侍疾!”

  几个太医跪地磕头,几乎是在用生命阻止着范清遥进宫。

  在西凉,哪怕是医术再过盛行,可风寒却仍旧是让人威风丧胆的疾病之一。

  因为西凉地属西北,本就是不善种植治疗风寒的药物,所以大多数的大夫对于治疗风寒总是束手无策的。

  记得前几年宫里闹风寒,都是死了不下百十来个宫人的。

  若是此番三殿下当真被传染风寒,他们怕也是不用活了。

  百里荣泽看着几名太医那惊慌无措的模样,待看向范清遥的时候,就是本能地往后面移了几步的。

  就算他想要得到范清遥,却也不是真的敢什么都是能豁出去的。

  在他眼里,范清遥只是一个能够助他一臂之力的玩物。

  他又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玩物而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

  范清遥看着倒退的百里荣泽,就是又上前了一步,“臣女心甘情愿为三殿下侍疾。”

  百里荣泽就又是蹭着膝盖后退了一步,“你,你别过来。”

  范清遥再是走了一步,“臣女完全是按照三殿下交代办事,三殿下又是怕什么?”

  百里荣泽,“……”

  他如何能不怕!

  冷汗都是被吓出来了好吗!

  范清遥不再上前,只是停在原地注视着百里荣泽那惊恐的模样。

  她以为,一别两世,再看见百里荣泽她应该是很平静的。

  可是她错了。

  只要看见这张脸,她就是能够想起上一世自己所遭受的一切。

  范清遥恨不能现在冲过去撕烂他的伪装。

  哪怕就是喝他的血,吃他的肉那都是不觉得解恨的。

  百里荣泽被范清遥那双黑眸看的浑身发毛,头顶着烈日都是觉得冰冷刺骨。

  刚巧这个时候纪弘辽就是赶了过来,看着自家徒弟那随时都是能够昏倒的样子,赶紧就是把人拉坐在了一旁,伸手按在了手腕上。

  片刻,纪弘辽就是皱紧了眉头的。

  要不是现在人多口杂,他都是恨不得张口就骂的。

  这该死的丫头,怎么敢如此祸害自己的身体!

  范清遥知道自己能瞒得过其他人,却是独独瞒不过师父的。

  所以眼下什么都不用多说,她只是无力一笑。

  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必须要破釜沉舟。

  纪弘辽心疼的叹了口气,起身就是对甄惜皇后道,“启禀皇后娘娘,花家外小姐感染风寒属实,微臣以为花家外小姐根本不宜进宫侍疾。”

  甄惜皇后听着这话,真的是觉得心里畅快到不行。

  她当然不会傻到以为范清遥是真的得病了。

  不过不管如何,这一劫范清遥是逃过去了。

  “和硕郡王妃来愣着做什么?没听见纪院判刚刚的话?莫不是真的想要让皇宫里的人都是被感染上风寒吗?”

  和硕郡王妃赶紧就是站了起来,拉着范清遥一起上了马车。

  直到坐在了马车上,和硕郡王妃才是狠狠地呼出了一口气。

  刚刚真的是吓死她了。

  她都是怕小清遥一个想不开就是进宫去了。

  百里荣泽眼睁睁地看着范清遥所坐的马车行驶离宫门,气得眼前发黑。

  就算是知道范清遥感染了风寒,他一样是不死心的。

  本来胸口的伤就是真的还没完全养好,如今再是一股邪火怒上心头,百里荣泽只觉得眼前的黑暗越来越大,就是连意识都是开始模糊了。

  “咣当——!”

  但闻一声重响。

  百里荣泽这次是真的昏了过去。

  被活活气昏的。

  甄昔皇后赶紧就是命人道,“都愣着做什么?赶紧送三殿下回月愉宫!”

  孙高铨忙是招呼着宫门口的侍卫,连同几名太医也是一起跟在了后面,一群人怎么浩浩荡荡的来的,如今就又是怎么浩浩荡荡的走了。

  很快宫门口就是又恢复了安静的。

  甄昔皇后却是无法安心,跟百合叮嘱道,“仔细派人盯着点月愉宫那边的动静。”

  百合不解地问,“皇后娘娘是怕三殿下对清遥小姐贼心不死?”

  甄昔皇后就是冷冷地笑了,“皇上不曾回来之前,清遥那丫头都不算是安全的,说到底老三跟月愉宫里的那个是一个德行,得不到的就一定要想方设法的得到。”

  一对连皇位都是敢惦记的母子,还有什么是不敢肖想的。

  不过好在清遥那丫头也是个聪明机灵的,不然今日只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甄昔皇后想到的事情,范清遥自然也是想得到的。

  她跟百里荣泽当过一世的夫妻,怎么不知那皮囊下揣着怎样的狼子野心。

  所以躺在马车上身上被冷汗浸透的范清遥,不停地叮嘱着凝涵,“不要回府,就在城中溜达着,千万不要回府。”

  她绝不能让西郊府邸的那些人也身赴险境。

  和硕郡王妃看着躺在马车里,痛苦到抽搐的范清遥都是要担心死了,“清遥啊你怎么样啊?不然还是掉头回去找纪院判吧?”

  范清遥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塞在了和硕郡王妃的手中,“义母快快吃了,省的被传染了风寒。”

  和硕郡王妃感动的都是差点没哭了。

  到现在还惦记着她,这个干女儿真的是没白疼。

  “可是你呢?你怎么办?”

  范清遥摇了摇头,“我没事的。”

  她自己的病,自己最为清楚。

  这段时间她就是已经察觉到身体不对了,只是一直忙碌于其他的事情给忽视了。

  那来之前服用下的催发丹药太过猛烈,将所有的病痛全部激发而出。

  只怕这段时间她都是要被病魔缠身了。

  现在的她还有精力让自己全身而退,但是做不到保护住花家的所有人,所以她眼下能做的只有是不回去,让百里荣泽根本对花家无从下手。

  意识又开始混乱,就是连脑袋都是一片的浑浊。

  朦胧之中,她仿佛看见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似是在哭,更又好像是在笑。

  那女子一步步靠近着她,不停地往她的面前逼近着。

  范清遥想要后退,可此刻的她却身处深渊之中无路可退。

  四周是无止境的黑暗,只有那女子埋头在她耳边的声音,是那样的清晰明显而又熟悉,““凤凰磐涅,渴望重生,奈何结局已定,不可违背,若逆天而为,必遭天罚。”

  何来的天罚?

  什么又是天罚!

  范清遥想要挣扎,用力地晃动着自己的脑袋。

  忽然,眼前就是迎来了一片虚无缥缈地光芒。

  她一步步朝着那光芒走去,一阵梵钟声就是流淌进了耳朵。

  范清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结果发现那钟声竟还是在的。

  “这是哪里的钟声?”

  马车外的小厮就是道,“是护国寺的钟声。”

  和硕郡王妃一下子就是明白了,赶紧就是开口道,“那里倒是适合养病,想去就是去吧,也当是散散心了,花家那边你放心就是,我会和你娘亲说的。”

  今日的事情,若是其他姑娘摊上只怕都是要吓疯了。

  她的干女儿才是多大,也是真的该去静静心了。

  范清遥感激地一笑,“谢谢义母。”

  若是想要达成她接下来的目的,护国寺倒确实是个好去处的。

  和硕郡王妃就是心疼地叹了口气,“都是一家人,谢什么啊,你现在可是我的干女儿了,于情于理,我都是要上门去拜访你娘亲的。”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