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范清遥百里凤鸣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落井下石

第一百七十五章 落井下石

  笑颜见此,就是拉着暮烟去铺子前帮忙做契了。

  “花家家训有云,手持正义,肩挑道义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此番鲜卑攻打淮上,皇上日日忧心,寝食难安,我花家本打算将此番租凭地契所得的银子全部捐献军饷,以此为皇上分忧,想来此一番话很快便是会传到宫里才是。”

  只要传进宫,就是等于传进了皇上的耳朵里。

  纪宇泽颇为欣赏地看着面前这才是到自己胸前的小女儿。

  不但是看出了他来此的用意,且知他是在为何人办事,更知如何才能激起民心。

  常道,若要心想事成,需得天时地利人和。

  他确实第一次见有人能够将天时地利人和徒手改变的。

  范清遥扬起面颊,坦然的面色毫无半分被揭穿的扭捏,“花家之事盘根错节,我不过只是说了实话和我想说的而已。”

  花家从始至终对西凉就是没有丝毫的狼子野心。

  那个人既生性多疑,那么她就是把话直接放出去,让主城所有的百姓做见证,花家对西凉始终的忠心。

  此番的事情,她更是卖给了那个人一个好。

  那个人既是想要当明君圣君,那么她就是帮着他在百姓心中树立起这个形象。

  现在舅舅们的性命还都是攥在那个人的手里,她只希望现在的退步能够换取那个人对花家的一丁点良心。

  以及……

  舅舅们暂时的安稳。

  “太子殿下好本事,能得你相助。”纪宇泽淡淡一笑,眸中倒是赤条条的坦诚。

  看似是借皇上之势打压窦寇城一行人,实则却又是借助窦寇城一行人跟皇上示好,借此让皇上慢慢对花家放下戒心。

  如此的步步为营,一箭双雕当真是让人折服。

  “左狼右虎,形势所迫。”

  既这纪宇泽都是能够察觉到她是百里凤鸣的人,那么跟此人继续消磨下去,却不过是白白浪费时间,倒是不如痛快承认。

  “希望有朝一日,纪某人不会与花家外小姐站在对立罢。”

  少煊有意接触他们这些纨绔端的很是顺其自然,可他心里却是清楚,少煊此番有意靠近是太子的意思。

  范青遥倒是没想到纪宇泽有心靠拢百里凤鸣。

  在纪宇泽离去后,她又是朝着巷子里的马车望了望。

  这一世,纪宇泽此人究竟是狼是虎尚未可知,不过此人若是当真能够站在百里凤鸣的身边,总是要比跟在百里荣泽的身边强上百倍。

  天谕刚刚从程义那里过来,本是想要让三姐猜猜此番她们赚了多少银子的,结果没想到就是给她看见了跟三姐站在一起说话的纪宇泽。

  天谕,“……”

  我的老天爷!

  自家三姐这是红鸾星动了不成?

  她家三姐待她们好,她自然也是希望三姐能够找到个好人家的。

  只是天谕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那纪宇泽,就是觉得差了那么一点意思。

  刚巧此时就是见纪宇泽跟一众纨绔走了过来,天谕考虑着自家三姐的未来,上前一步就是堵在了纪宇泽的面前。

  “你若是想要当我花家的女婿,还是差了一些的,起码要将你身上的纨绔去掉,日后也是不要再跟主城的纨绔们玩乐了,如此我瞧着你或许还是有些机会的。”

  主城的纨绔们,“……”

  骂他们没用也就算了,用得着骂的如此光明正大吗?

  纪宇泽看着这个横冲直撞挡在自己面前的小丫头,也是难得的愣了愣。

  天谕只是当纪宇泽是不好意思了,就是踮脚拍了拍他的肩膀又道,“不过你也是不差的,只要争气点总是有可能的。”

  语落,就是一脸老道地点了点头,这才是转身跑了。

  纪宇泽看着那远去的身影,半晌才是反应过来,眼中不觉就是染上了一层笑意。

  花家的四小姐吗?

  倒是个有趣的丫头。

  西街对面的茶楼上,些许穿戴不俗的人正是看着西街的一幕脸色憋闷得厉害。

  茶楼的伙计和周围的食客看着那一张张面容不善的脸,都是小心翼翼地喘着气。

  这些人可都是主城出了名的大贾豪族。

  下面那些自以为是的商贾跟这些人比起来,简直是连提鞋都不配。

  只是眼下这些大贾豪族们却是没了以往的盛气凌人,反而一个个老脸冒着青光。

  主城的商户每年税收本就高,如他们这种大贾豪族所上的税就更是要拿出多出几十倍的银子以支持花家兵每年的操练兵器以及吃食。

  高昂的税收让他们心疼不已,只是他们不敢置啄皇上,以至于就是将所有的恨意都是加诸在了花家的身上。

  若没有花耀庭每年都那般大肆操练士-兵,他们又怎么会白白拿出那么多的银子?

  想那花家曾经是如何的风光,如今竟是要沦落到租凭铺子谋生计。

  他们这些大贾豪族自是要赶来看热闹的。

  眼下不但是热闹没看着,更是眼睁睁地看着花家如火如荼的租凭着铺子……

  这如何不让他们郁闷到老脸发青!

  “没想到范清遥这小丫头片子倒是个能折腾的,难怪连撺掇自己爹娘和离这种事情都是做的出来。”

  “不过就是运气好罢了,一个黄毛丫头能成什么气候?”

  “就算再怎么折腾,花家都是玩完了,只是不知道远在乡下的花耀庭要是知道,自己的宝贝孙女连他的棺材本都是给租了出去,会不会直接气死。”

  “哈哈哈哈……”

  茶楼上的大贾豪族们毫不避忌地冷嘲热讽着。

  似乎只有这样才是能够抚平了他们那一张张发青的老脸。

  刚巧这些话,就是被那些往马车边走去的纨绔们给听了个清楚。

  纨绔们驻足而望,一个个气的摩拳擦掌。

  更是有些脾气不好的,当即就是要上楼理论。

  百年间,若非不是花家誓死捍卫西凉,又哪里轮的到你们这些老不死的坐在这里说着风凉话,做着这落井下石的事?

  纪宇泽伸手将众人拦下,“不可惹是生非。”

  此番站在他们背后的人是太子,而站在太子背后的人则是皇上。

  虽上面的那些大贾豪族们委实可恶,可现在并非是正面冲突的好时机。

  一旦此事当真闹到不可收场惹怒龙威震怒,别说他们要惹一身的麻烦,只怕就是花家都要跟着遭殃。

  另一边,程义捧着账本走到了范清遥的面前,乐呵呵地道,“清瑶小姐,此番一共拍了一百七十万两……”

  一百七十万两啊!

  就是花家的这些铺子按年租怕也是十年赚出这么多银子的。

  范清遥看着那上面的数目却是目光发沉。

  花家倾囊所赚取的这一百七十万两……

  不过才是仅仅拉回了哥哥的半条命而以。

  程义见自家清瑶小姐脸上不见丝毫的笑容,正是诧异着呢,结果就是看见范清遥转身走到了花家铺子的前面。

  于众目睽睽之中,范清遥敲响了刚刚拍卖所用的铜锣。

  “咣——!”

  瞬间,所有人的视线就是再次聚集在了范清遥的身上。

  “花家能得主城百姓拥护,是花家百年收获的最大之荣誉,若祖父现在还在主城,听闻鲜卑再次欺辱我西凉百姓,定当怒发冲冠亲自请战前往,我花家女儿虽无缘上战场同花家男儿一同奔赴战场碎身糜骨,但我花家愿以最大的能力为此番前往淮上的将士们做足后援支撑!”

  范清遥说着,就是高高举起了手中的账本,“此番花家所有商铺所拍的一百七十万两白银,花家愿如数捐献朝廷!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花家盼淮上一战旗开得胜!我花家愿前往淮上的将士们凯旋而归!”

  范清遥一席话,响彻西街,振耳发聩。

  西街上所有的百姓和商户们顿时满腔激昂,喉咙梗塞。

  那些都是眼看着一条腿迈上了马车的纨绔们,惊得险些没是当场摔倒在地。

  他们本是要去跟少煊复命了的。

  结果……

  “这位花家的外小姐又是玩哪样?”

  纪宇泽仔细地品了品范清遥的那番话,就是笑了,“看样子,又有好戏要开场了。”

  语落,意味深长地朝着巷子的马车看了去。

  太子殿下果然是好眼光。

  这位花家的外小姐当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物。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