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范清遥百里凤鸣 > 第二百二十一章 花家男儿是死是活

第二百二十一章 花家男儿是死是活

  范清遥循声抬头,在看见那抹熟悉身影的瞬间,眼中的杀气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哥哥……

  是哥哥回来了!

  耀目的阳光穿透过乌云照亮主城,哪怕范清遥衣衫仍旧皱褶湿透,哪怕碎发凌乱地粘在面颊,仍旧阻挡不住她此刻那凌厉迫人之气。

  这样的范清遥,让人不敢逼视却也同样熠熠生辉着。

  花丰宁莫名地眼眶发酸。

  他的妹妹有多辛苦地在支撑着这个家,他就算不知过程却也能猜到其中的艰辛。

  他明明说过,以后他都会陪着她的。

  结果……

  他又是失了。

  好在小清遥在等着他。

  一直都是在原地等着他的。

  范清遥双唇喏喏了半晌,才是开口道,“哥哥。”

  花丰宁喉咙酸胀地厉害,却还是对着范清遥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我回来了。”

  范清遥眼眶发酸,也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她终于将哥哥找回来了。

  大儿媳凌娓从震惊之中回神,忙一把拽住了自己儿子的袍摆,“丰宁你是吗?真的是你吗?你总算是回来了啊,你回来了就有人给我和你妹妹做主了啊!”

  花丰宁低头看向满身是血却仍不知错更不知悔改的母亲半晌,才是抬头对范清遥道,“若小清遥相信哥哥,可能将此事交给哥哥来处理?”

  范清遥没有半分犹豫地点了点头,示意凝添和狼牙放开芯滢,而她自己也是抬起了那踩在大儿媳凌娓手上的脚。

  对于哥哥,她始终都是相信的。

  花丰宁在范清遥进府后,就是亲自将娘亲给搀扶了起来。

  大儿媳凌娓抓紧儿子的手,满眼憎恨地道,“丰宁你给我记住了,今日我和你妹妹所受到的一切屈辱,都是范清遥那个贱人给的,你一定要给我和你妹妹报仇才是!不过你放心,娘亲不会让你孤军奋战的,你先扶着我进去再说……”

  花丰宁握住娘亲的手臂,却是站在原地没动。

  大儿媳凌娓一愣,“你,你想要做什么?”

  芯滢从旁边冲过来,抓着自己的哥哥撕扯着,“连你也想帮范清遥那个贱人?”

  花丰宁拧眉怒斥,“芯滢,你闭嘴!”

  大儿媳凌娓听着这话,满眼失望地道,“丰宁你怎么能……你妹妹说的没错,那范清遥就是个贱人,只要她在花家一日,我们就根本没有出头之日,你……”

  “娘!”花丰宁无奈而又愤怒地压低声音,“你可知道范丞相给你的信上究竟写了什么?”

  大儿媳凌娓不在意地道,“还不就是范清遥跟男人私通的那些事?”

  花丰宁双目充血,咬牙切齿,“糊涂!范丞相恨得不单单是小清遥,更是整个花家,所以那封信……根本就是想要污蔑花家通敌叛国鲜卑的通敌信!”

  大儿媳凌娓瞬时如遭雷击,“你,你说什么……”

  花丰宁其实早就是抵达西郊府邸了,正是因为皇上在里面他才没有先行进门。

  所以一切的事情他都是看了个清楚的。

  他更是在刚刚皇上上马车时,看见了那被紧攥在手中的书信!

  虽只看清了寥寥几句,却也足以证明那封信上的内容。

  大儿媳凌娓惊愣当场,连话都是说不出来了。

  难怪范自修会帮着范清遥说话,原来是想要自保。

  再是抬眼看向那近在咫尺地府门,大儿媳凌娓只觉得胸口阵阵发堵。

  就在刚刚,她差点让花家满门抄斩!

  而险些成为凶手的她,别说是范清遥容不下她,只怕就是花家的任何人都……

  “噗——!”

  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大儿媳凌娓终是昏死了过去。

  狼牙和凝添一进府邸,就是跟随凝涵前往灵堂给花家男儿上香去了。

  范清遥将程义叫到身边,“去府里的账上支出三百两给哥哥送去。”

  程义愣了愣,“如那种勾结外人陷害花家的人,清瑶小姐又何必再管?”

  范清遥没有解释,“去吧。”

  她重生而来,为的并非是妇人之仁。

  大儿媳凌娓的死活她无心多想,但是她绝不能让哥哥因为亏欠而继续被拖累。

  只有将该做的事情都做圆满了,才能让哥哥不再继续受到大儿媳凌娓的纠缠。

  所以这银子花的值。

  花家的女眷已在许嬷嬷的陪伴下,跟随着送丧的队伍前往花家祖坟。

  闹腾了许久的花家也总算是回归了安静。

  范清遥来到东院,一进门就是看见外祖和外祖母正是坐在椅子上。

  才刚还因为悲伤过度而昏迷的花耀庭,此刻面色沉稳不见半分伤神,反倒是在看见范清遥的时候,那双眼睛覆上了一层浓浓的忧虑。

  陶玉贤看着多时不见的外孙女儿,眼眶就是红了。

  “小清遥,来。”陶玉贤对着范清遥伸出手。

  这段时间当真是苦了小清遥了。

  可是如此也证明老爷的眼光是没错的,小清遥将花家照看的很好。

  范清遥依走到外祖和外祖母的面前,却是弯曲膝盖跪在了地上,“清瑶自知胆大包天做出不可回头且没有余地之事,还请外祖和外祖母原谅清瑶的先斩后奏。”

  陶玉贤看着先行认错的范清遥,心里就是酸楚的厉害,“大局为重,生死当前,你不过是做了正确的决定,又是和错之有?所以你的舅舅们……”

  范清遥点了点头,“全部平安!”

  陶玉贤眼含热泪,嘴唇剧烈地颤抖着。

  当初小清遥让凝涵来给她们送信儿的时候,她还以为只是活下来了个别的一个。

  却没想到……

  好,好!

  不管如何,她花家的男儿总算是都保住了命啊!

  花耀庭慎重地看向范清遥,眼中似有什么在颤动着,“你的舅舅们究竟在哪?”

  “舅舅们已被秘密送到了淮上附近的黎沙镇,那小镇因被来时的鲜卑焚烧掠夺,早已无人存活。”

  花家男儿不论如何都能够自强不息,所以她并不担心舅舅他们如何在外存活。

  花耀庭一直知道自己的这个外孙女儿是个有主意有胆识的,但是他没想到她竟是连炸死这种事情都想得出来。

  尤其还是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

  刚刚他一经下了马车,明显能够感受到皇上的试探,故而才将计就计悲痛而昏。

  可是这种事情,能瞒得过一时,却无人能保证瞒得过一世。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是千古不变的定理,我知你保全花家男儿的心意,但是你又可曾想过,一旦东窗事发,那么死的就是花家的所有人!”花耀庭捏紧双拳,双眉紧锁。

  他自是希望儿子们平安,但他更不想花家的所有人与之陪葬!

  “外祖的担心清瑶明白,正是如此清瑶才会设下灵堂,更是让舅舅们的衣冠冢葬下祖坟,因为从淮上一战之后,那些为皇上效忠和卖命的少将们就已经死了,现在活下来的只是花家的男儿,更是以后白家军的领头人!”

  “白家军……”陶玉贤呢喃着这三个字,心下就是一紧。

  花耀庭更是愕然地看向范清遥,“诈死在先揽兵在后……小清遥,你可是要反?!”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