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范清遥百里凤鸣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静静地看着你们母子反目

第三百三十八章 静静地看着你们母子反目

  只是还没等肖鸿飞近身范清遥,狠戾的一脚就是踹在了他的后腰上。

  肖鸿飞就是个柔弱的读书人,哪里承受得住,当即朝着地面扑了去。

  范昭凶神恶煞地大步而入,眼睛都是瞪圆了,“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竟也想碰我家的小姐,若你再敢上前,我现在就砍了你的脚!”

  肖夫人听着这话也是顾不得哭了,赶紧扑过去将儿子搂在了怀里。

  “你们花家究竟想要做什么,难道真的不顾王法了?”肖夫人是真的要吓死了,她从来都是没见过如此蛮横的人家,一不合就动手,这哪里是将军府,根本就是悍匪窝啊!

  而让肖夫人更加害怕的还在后面。

  因为就在她抬头的功夫,刚巧就是看见了被范昭拎在手中的人。

  那个人肖夫人自是认识的,正是她收买污蔑花家三小姐的无赖!

  这人专门混迹在主城内,偷抢的勾当没少干,整日只想着吃喝嫖赌,肖夫人找到如此也是因为此人不好惹。

  可是如今再是不好惹的人,在范昭的面前都是被收拾成了小面瓜,一看见肖夫人,那男人直接就是伸手指着道,“就是她,就是个妇人给了我五十两的银子,让我等在鸿福楼内找机会污蔑花家三小姐跟纪家公子有一腿的!”

  肖夫人毛了,气急败坏地否认着,“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

  男人一想到范昭的拳头就是浑身发颤,如今见肖夫人不承认,索性开口道,“你不承认没关系,那日你给我银子的时候,我身边的好多人都是看见了!只要将他们叫过来,看你还如何狡辩!”

  肖夫人浑身一颤,想要说什么,却又是急的什么都是说不出来。

  肖鸿飞整日忙着往花家跑,自是也听闻了主城内的流蜚语,不过当时的他倒是没介意过,因为他想着既花家名节不好了,身为郡主的范清遥嫁给她的几率就是更大了。

  可是肖鸿飞做梦都是想不到,这些事情竟是出自自己母亲的手!

  “母亲,真的是你做的?”肖鸿飞不敢置信地询问,眼中正是在有什么破灭着。

  肖夫人被儿子失望之极的目光看得遍体生寒,矢口否认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儿啊你要相信母亲啊,我怎么能做出那种事情来呢?”

  范清遥看着几乎是在用生命否认的肖夫人,不紧不慢地道,“那日肖家夫人不但是收买了这个男人,更是还收买了不鸿福楼附近的商户,若是想真相大白倒也简单,只需将肖家夫人的画像拿过去询问就明了了。”

  肖鸿飞当即就道,“我也正有此意。”

  肖夫人却是真的绷不住了,“不能画,不能画啊……”

  现在就算丢人也不过是在花家,若是真的闹到城里面,以后她如何做人,她的儿子又是要如何做人!

  肖鸿飞惊愣地看着泪流满面的母亲,哪怕再是不相信,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范清遥冷冷地看着彻底崩塌的母子,眼中毫无半分波动,“诚然如肖家夫人所说,我花家的侯府是追封来的,我们花家女儿的封号也是靠皇上赏赐来的,可县主就是县主,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肖家夫人陷害荣安郡主在先,又试图以此污蔑我花家所有女儿在后,除去我一个郡主,其他姊妹全是县主,这笔账估计不用我算,肖侍读应当比我更清楚。”

  在西凉,郡主是从一品,县主是正二品。

  污蔑从一品的官员罪罚五十大板,流放边疆,污蔑正二品官员罪罚五年牢狱……

  花家是只有范清遥一个郡主,但却还有三名县主,若是将这些一一加起来的话,肖夫人怕是将剩下的半辈子都搭进去也是不够罚的。

  肖夫人光是听着都要被吓死了,这个时候也是顾不得对范清遥的看不上,忙跪在地上涕泪横流地求饶着,“是我一时的糊涂,还请清平郡主看在和硕郡王妃的面子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啊!”

  肖鸿飞愣愣地瘫坐在地上,冷眼看着自己的母亲卑微至极地趴在地上,心里的嫌弃和厌恶之意竟是远远超过了心疼之意。

  他的前途还不可限量,怎么可能要被这样的母亲给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肖夫人其实早就看出了自己儿子最在意的便是自己,所以这些年在儿子面前装尽了良母,如今生怕儿子舍弃了自己,忙拉着其袖子哭喊着,“儿啊,你不能不管母亲啊,母亲刚刚已是跟你和韩府说好了亲事的,就是那个川州总督韩耀之女!”

  肖鸿飞死气沉沉的眼睛里,总算是萌生了些许的光亮。

  韩耀虽是川州总督,但却手握兵权,身居一品,虽他都是没见过韩家的女儿,但若是能够得韩家辅佐,于他来说必定如虎添翼。

  “小姐,刚刚门房那边来传,说是韩家小厮上门拜访。”凝涵匆匆地跑到了门口。

  花厅里的人听着这话,都是愣了愣。

  无论是肖夫人还是肖鸿飞,都没想到这个时候韩家会派人登花家的门。

  肖夫人回神时迫不及待地询问着,“可是总督府的那个韩家?是不是来找我的?”

  凝涵心里是一万个不情愿搭理这位肖夫人,不过想着韩家小厮的话,还是给自家的小姐提了个醒,“韩家小厮询问了肖家夫人可是在咱们府邸上。”

  肖夫人听着这话,险些没是笑出声的,狼狈的脸上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她说什么来着,韩家如今这般心急的来找她,定是来定亲的啊!

  范清遥倒是淡然的,“带进来吧。”

  虽不知这位肖家夫人是怎么跟韩家搭上的,但她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韩婧宸落进到肖家这个火坑之中。

  韩家来人倒也是省了她不少的力气,不然她本打算要亲自登门去拜访韩府了。

  肖夫人看着转身离去的凝涵,唇角的笑容都是快要隐藏不住了。

  什么清平郡主,说到底还不是要给韩家让路。

  肖鸿飞的心情就是很微妙了。

  韩家在主城是如何的威望他心里当然清楚的很,曾经他是根本就连仰望韩家的资格都是没有的,未曾想到如今韩家竟是为了他的事情而登门,再是看看连清平郡主都是不敢将韩家人拦在外面……

  肖鸿飞对范清遥仅剩的那些许爱慕,也随之消失在了对韩家人权势的崇拜之中。

  如此想着,肖鸿飞看范清遥的目光就更冷了,说是势不两立也不为过的。

  韩家小厮在凝涵的带领下进了门,冷一瞧见花厅里的场面,不禁愣了愣。

  他一路打听着寻了过来,只是听闻肖家夫人和肖家少爷此刻在花家。

  可是万万没想到竟是……

  跪着的?

  想着来时夫人和自家小姐的交代,小厮当先对着范清遥行礼问安,“给清平郡主请安,小的乃是韩府侍奉在韩夫人身边的管事,听闻肖夫人在贵府,便厚着脸皮打搅片刻。”

  肖夫人一听是来找自己的,赶紧就是拉着儿子站了起来,也是不等范清遥开口说话,挤过来就是道,“我就说韩家夫人定是等不及要与我肖家定下婚事了,儿啊,我说什么来着,韩家的做派自是某些狗仗人势的东西比不得的。”

  不得不说,韩家管事的到来,给足了肖鸿飞面子上的虚荣和对未来的期盼。

  以至于当着范清遥的面,他毫无任何愧疚的道,“与韩家的亲事母亲刚刚与我提起,待明日我便是亲自登门拜访。”

  凝添听着这话,气得拳头又是开始痒痒了。

  这肖家人怎得如此无耻,才刚还说着对她家小姐的一往情深,现在竟是当着她家小姐的面直接见异思迁了?

  如此可是又将她家小姐的颜面置于何处!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