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范清遥百里凤鸣 > 第四百零九章 平日不烧香,出事找我扛

第四百零九章 平日不烧香,出事找我扛

  今日乃是家宴,就连皇上都是省了宫人侍奉,就带着一个白荼在身边伺候。

  结果潘德妃却是指名道姓的点了范清遥的名字,旁敲侧击的简直不要太明显。

  其他的皇子妃倒是知道暮烟身份的,可如今这场面,不但轮不到她们开口解释,她们也是不想开口解释。

  就连一向和稀泥的二皇子妃和八皇子妃,都是缄默不语。

  在场的皇子们就更不用说了,今日范清遥送抗寒丹药的举动,可谓是震惊四座。

  几乎是一整天,陪在他们身边的武将们都在夸赞着太子妃。

  虽说其他的皇子们跟范清遥并不仇怨,但心里总还是有些不是滋味的。

  自己的皇子妃不如人,他们自然就希望太子妃也不要太过完美。

  不然搞得他们心里很是酸楚啊!

  只是面对沉默不语的太子,其他皇子的心里都是有些猜不透的。

  白日里还秀尽恩爱,这会子怎么不帮着说话了?

  百里凤鸣自是不会开口的。

  毕竟现在在父皇眼里,他疼爱阿遥只是奉命行事。

  既是如此,他定要恪守本分,不能让父皇怀疑。

  再者,眼下这些不过就是小打小闹,又如何能难为住他的阿遥?

  面对潘德妃的发难,范清遥并没有露出半分惊慌,甚至连起身应答的意思都没有。

  看着那坐在席位上八风不动的范清遥,坐在远处的张艺蓝是真的惊讶了。

  连妃嫔的话都是敢不回,这太子妃的胆子还真的是大啊!

  潘德妃脸色发黑。

  她自然明白,范清遥敢不起身,就仗着皇后娘娘坐在这里。

  结果等了半天,皇后娘娘真的就包庇到一声不知,生生下了她的脸面。

  甄昔皇后看着头顶乌云滚滚的潘德妃,心里好笑的紧。

  就算对外她宠小清遥是顾忌着皇上,但做戏也是要做全的。

  再说了,如今的潘德妃人都是站在了愉贵妃的身后,又还来求她庇佑做什么。

  平时不烧香,出事找我抗?

  做人真的不要想太多哦。

  永昌帝看向范清遥,神色倒并没怎么恼怒,似顺嘴询问,“太子妃可是哪里不适?”

  被皇上点了名,范清遥自是要起身行礼的,“回皇上的话,此女乃是臣女的妹妹。”

  永昌帝再是看向了暮烟一眼。

  暮烟也是赶紧起来弯曲膝盖,“臣女,花暮烟叩见皇上。”

  永昌帝静默了半晌,才是点了点头,“是有点印象,曾经陪着太子妃进宫过?”

  暮烟如实道,“几年前陪着三姐姐进宫过,也在皇上的面前献过丑。”

  西凉注重医术,当年皇上曾亲口赞许三姐姐的医术。

  暮烟自是要提一提的。

  如此皇上才是能够念起三姐姐的本是,不会真的严加怪罪。

  她是不喜欢说话,但并不代表她就是真的傻。

  这话真的就是让永昌帝微微出了神,片刻才是笑着道,“难怪朕觉得眼熟,既是家宴,多个人也算是热闹,都回去坐吧。”

  范清遥谢了恩,拉着暮烟回到了席位上。

  相对于潘德妃更是一片漆黑的脸,范清遥更觉得皇上的态度值得玩味。

  花家跟百里家,表面君慈臣忠。

  实则皇上对花家的防备乃是算计,就是从来没有停止过。

  正常来说,暮烟的出现,皇上就算不想要真的责罚,那也是要恩威并施的,毕竟这是皇上收买和打压的一贯手段。

  但如今皇上却轻飘飘的开了恩……

  再是一想到没有出场的轸夷国摄政王和太子殿下……

  范清遥心里就是有底了。

  只怕皇上已是定了心思,想要让她诊治轸夷国太子的隐疾了。

  潘德妃看着坐在席位上面不改色的范清遥,心里都是骂翻天了。

  难怪能将她捂在手里的太子妃之位给抢走,果然是个狐狸托生的。

  愉贵妃看着面色不善的潘德妃,表情淡淡。

  不但没有帮潘德妃出气的意思,反倒是跟皇上闲聊起了其他,分散着皇上的注意力,不过是片刻的功夫,皇上就是被愉贵妃给逗得露出了笑容。

  一旁的芸莺跟着帮腔附和,内殿总算是有了些热闹的喜气儿。

  韩婧宸见此,小声嘀咕着,“没想到愉贵妃竟是没帮着潘德妃。”

  范清遥微微垂眸,不动声色地道,“帮是要帮的,但却绝不能是刚刚。”

  是个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皇上刚才就是有意偏袒着的。

  愉贵妃要是真的开了口,那就是火上浇油。

  记忆里,愉贵妃的后宫手段可谓是层次不穷,手段高深,若是连这点察观色的本是都没有,又怎么能跟皇后娘娘平分秋色这些年。

  一番的热闹过后,愉贵妃忽然就是提议在场的女眷都是

  .

  -->>

  给皇上拜年讨要红包。

  虽然在场的女眷们都不是为了那些的赏赐,可能在皇上露个脸面,却是所有人都期盼着的。

  韩婧宸皱了皱眉,“愉贵妃这又是想要做什么?”

  范清遥轻声叮嘱着,“咱们小心些就是了。”

  其他皇子妃的祝福语都是中规中矩的,范清遥也没要强出头逞什么独秀,跟其他皇子妃一般,平庸地说了几句祝福的话。

  心里却是冷得厉害着。

  只要一想起舅舅们,一想到曾经花家的无妄之灾,范清遥就恨不得坐在中间的那个男人当场暴毙才好。

  很显然,愉贵妃此番的提议,就是为了膈应她。

  不过范清遥却是有些疑惑。

  以愉贵妃的手段,可是不止这些。

  永昌帝很是高兴,整个人都红光满面的,一句“赏”,更是让在场的皇子妃们都是跟着喜笑颜开。

  刚巧此时,轮到了张艺蓝。

  愉贵妃就是笑着道,“这位又是哪个皇子妃,瞅着倒是眼生。”

  白荼赶忙开口,“回愉贵妃的话,这位是张左都御史家的二小姐,名张艺蓝。”

  张艺蓝微微弯曲膝盖,“臣女见过愉贵妃。”

  愉贵妃恍然一笑,“原来你就是皇后娘娘特意跟皇上引荐的人啊,难怪皇后娘娘说了你不少的好话,果真是个美人儿。”

  语落,不忘朝着范清遥的方向看了一眼。

  与此同时,所有人的目光就是再次落在了范清遥的身上。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