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范清遥百里凤鸣 > 第四百一十一章 皇上的那点心思

第四百一十一章 皇上的那点心思

  永昌帝的意思很明显,暂且不论。

  甄昔皇后虽是有些失望,却也是意料之中。

  想要让张艺蓝嫁给周仁俭,这事儿还不能急。

  不过好在皇上的态度是探出来了,如此想要让皇上指婚怕是不成,她还要自己想想其他的办法才是。

  愉贵妃没能看见范清遥出丑,心里也是闷闷的。

  不过最尴尬的还是张艺蓝,心仪太子不成,嫁周仁俭又是被拒。

  虽然没有人再是提及此事,张艺蓝那攥紧在袖子里的手却是始终不曾松开。

  范清遥回到席位,就是听韩婧宸道,“那个张艺蓝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会是太子的青梅竹马,一会又是要嫁给周仁俭的。

  范清遥微微垂眸,“只怕周家只是一个垫脚石。”

  张艺蓝应当心里清楚,想要挤进太子的身边怕是没戏。

  如此便是将目光放在了周家的身上。

  周家若是当真站队,周仁俭便是离太子最近的人。

  那么身为周仁俭的夫人,张艺蓝不但能卖给太子好,更是能借机靠近太子。

  如今百里凤鸣是太子,或许跟已为人妻的张艺蓝根本没戏。

  但等百里凤鸣坐上那把椅子,想要让张艺蓝进宫并非是不可能的。

  西凉先帝曾继位后,就是迎娶了以前大臣的遗孀。

  虽然此事遮掩得严,但也不是真的就密不透风。

  更有传,如今坐在这龙椅上的皇上,就是当年那个遗孀所生。

  只怕张艺蓝正是抓住了这件事情,才是打起了周仁俭的主意。

  韩婧宸听闻忍不住啧啧称奇,“没想到竟还有这种事情,不过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别说她不见得能够嫁给周家小公子,就算真的嫁了过去,太子也是一定看不上她的。”

  范清遥无奈地摇了摇头。

  就算旁人无心,她自己有意。

  这种连名分贞洁都是能够豁得出去的女人,才是最无所顾忌的。

  内殿里,宫人们已经开始传菜。

  皇上早已被皇后拉着说起了狩猎的琐碎,愉贵妃就算是不死心,也不好这个时候开口插嘴。

  其他人的目光,也是渐渐的从张艺蓝的身上抽走。

  范清遥自不会再为了一个张艺蓝耿耿于怀。

  只是席间,范清遥有意无意地朝着周仁俭那边望去,只见周仁俭根本就没有把刚刚众人所说的事情放在心里,一双眼睛看向百里凤鸣的方向望眼欲穿着。

  范清遥,“……”

  这位估计仍旧还在被拉黑中。

  席间,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芸莺,自然成了皇上照顾着的中心。

  瞧着那肚子也有四五个月的迹象了,微微隆起在衣衫下,皇上时不时地询问累不累,想要吃些什么,在意的很。

  范清遥看着芸莺那强颜欢笑的模样,真的是冷眼旁观地看着热闹。

  真的没想到,范雪凝能够为了百里荣泽做到如此。

  上一世,范雪凝便是偷偷躲在后面,看着百里荣泽跟她诉说衷肠,虽然不过是逢场作戏,范雪凝却是一个真的能隐忍的。

  这一世,就算没有了她去当那个傻子,结果范雪凝还是要偷偷凝望着百里荣泽。

  范清遥正是想着,就是看见芸莺忽然朝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芸莺微微一愣。

  不过很快,她便是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就算她现在没有站在百里荣泽的身边又如何,说到底还是压着范清遥一头的。

  范清遥一眼便是看出了芸莺心里的想法,回敬一个佩服的笑容。

  她是真的佩服的。

  能够为了一个渣男做到如此,这事儿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芸莺看着范清遥脸上的笑容,差点没是气死。

  这是在做什么,嘲笑她么?

  芸莺死死地盯着范清遥,本就是没什么胃口,这下彻底什么都是吃不进去了。

  刚巧此时,一个小太监匆匆进了门。

  那小太监先是在白荼的耳边耳语了几句,白荼才是又走到了皇上的身边。

  永昌帝点了点头,白荼这才是跟着那小太监走出了内殿。

  甄昔皇后瞧见了,不禁是要问一嘴的,“皇上满脸喜色,可是有什么喜事?”

  永昌帝也不瞒着,“说是轸夷国的太子正往这边来。”

  一语激起千层浪,足以让所有人的心思都跟着蠢蠢欲动。

  轸夷国的太子和摄政王,自从抵达了主城后,便是一直在皇宫里谢绝见客。

  听闻就是皇上,也不过只见了轸夷国太子和摄政王几面而已。

  如今轸夷国的人总算是要露面了,在场的众人怎么不激动。

  皇子们自是希望能够得到轸夷国的重视,如此一来,他们在父皇的面前的地位也是能够更重一些。

  皇子妃们同样也是暗相争锋,想要给自家的夫君争口气。

  当然了,轸夷国的摄政王她们这些有妇之夫是不敢肖想的,但听闻轸夷国的太子不过才龆龀之年,正是无忧无虑童真黏人之时,若是真的跟她们谁走的近了,她们也算是没有给自家夫君丢了人。

  毕竟,小孩子嘛,眼缘这种事情可是谁也无法预知的。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芸莺,就是笑着开口道,“自从来了行宫,便是有些时候没有见到轸夷国小殿下了,说来臣妾也是有些想念的。”

  芸莺这话明明是对皇上说的,可是那一双眼睛却还落在范清遥的身上。

  永昌帝笑着道,“轸夷国太子身体不好,这段时间确实是让你费心了。”

  芸莺没想到皇上竟如此直不讳,下意识地看向了上首的皇上。

  愉贵妃见此,轻咳一声,吸引了芸莺的视线。

  今晚皇上既是设宴邀请了轸夷国的太子和摄政王,很明显就是想要将轸夷国太子的隐疾公之于众的。

  不然家宴,又是将轸夷国的人请来做什么?

  皇上以前瞒着,那是因为朝堂上人多口杂的,若是传出去对轸夷国不尊。

  但如今坐在这里的对于皇上来说都是家人,既是家宴,自就没什么遮遮掩掩的了。

  当然,皇上其实也是存了其他的心思的。

  如此想着,愉贵妃不经意地扫向了远处的范清遥一眼,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