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范清遥百里凤鸣 > 第四百八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意外

第四百八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意外

  此时的船只已行驶进了湖中心,乃是整个湖泊最为深的地方,下面又都是滋养荷花的泥潭,一旦掉落进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张家二小姐当心啊!”船娘惊慌的声音带着深深恐惧的颤抖,若船上的主子出了什么事情,她的命也就不用跟着要了。

  只是张艺蓝的身体大部分已探出了船只,眼看着就要一头栽进湖里。

  关键时刻,一只手死死抓住了张艺蓝的手臂。

  但见那手用力一拽,将张艺蓝拉回到了船只上。

  瘫坐在船只上的张艺蓝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当顺着那抓紧在胳膊上的手往上看去时最终周仁俭的脸庞映入眼帘时,她再是支撑不住身体的朝着周仁俭的方向靠了去。

  意外的是,周仁俭虽然惊讶,却并没有推开她的意思。

  张艺蓝心满意足的靠在周仁俭的怀里,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落着。

  泪眼朦胧之中,她看向坐在对面的范清遥,心都是冷得发颤。

  她确实是故意撞向了暮烟,但是她所落船的方向却是紧挨在范清遥身边的,按理来说,应该是范清遥伸手将她给拽回来的,可从始至终范清遥都没有对她伸出过援手。

  就是现在,范清遥仍旧坐在远处一动未动。

  看着范清遥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张艺蓝当然不相信范清遥是真的不想救她。

  或者说,就算范清遥不想,也是不敢的。

  刚刚她可是撞在花家四小姐的身上才是朝着湖里栽了去,一旦她出了什么事情,花家四小姐也说不清楚。

  思来想去,张艺蓝觉得范清遥应该是吓傻了才对。

  没错,范清遥应该就是吓傻了。

  说到底,不过还是一个没有笄礼的黄毛丫头而已。

  暮烟手足无措看着浑身发软,脸如白纸的张艺蓝,想要说什么。

  只是还没等她开口,就是见张艺蓝忽然用那双噙满着泪水的双眼看了过来,“我知道花家四小姐还在为了上次的事情耿耿于怀,今日前来我也是真的想要跟花家四小姐把事情说清楚的,可是没想到花家四小姐却是恨我到了如此地步,竟,竟是想,想……”

  话还没说完,张艺蓝就是捂着脸痛哭出声。

  美人落泪外加无助的模样,当真是让闻着心酸听者落泪。

  其实,就算张艺蓝没有把话说清楚,在场的人心里也都是明白的。

  这分明就是在指责暮烟想要迫害她的性命,置她于死地!

  暮烟听着这话呆愣了数秒,下意识地就是朝着周仁俭的方向看了去。

  意外的是,她的脸色是不好,但不是发白而是发黑。

  反倒是周仁俭低头看着怀里哭到颤抖不止的张艺蓝,一张脸白得不像话。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范清遥若是还看不出来就是真傻了。

  本来她就知道张艺蓝不会安生,没想到张艺蓝竟对自己下手都这么狠。

  一旦她在这船上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张家势必是要要挟暮烟陪葬的。

  “刚刚事情发生的突然,谁也没料到船只会忽然晃动,张家二小姐自己没有站稳也是情理之中,好在有惊无险。”范清遥对船娘示意了一下,无声的叮嘱船只可以靠岸了。

  张艺蓝就猜到了范清遥会这么说,哭着又道,“臣女知道太子妃心疼花家四小姐,可臣女只是想在说事实而已,当是情况紧急,臣女本想直接跟太子妃说明的,可若不知周家小公子及时伸出援手,可能现在臣女都是没办法跟太子妃解释了……”

  这话,分明就是在指责范清遥的见死不救。

  范清遥心里嗤笑一声,面上却极其认真地看着张艺蓝,“张家二小姐还真是能说会道,你也说了刚刚情况紧急,正常人怕是都难以反应过来,若我真的能够在第一时间救下张家二小姐,只怕才是真的居心叵测,张家二小姐说是吧?”

  张艺蓝脸色发白,半边身子都是僵了。

  她如何听不出来,范清遥这是在暗指刚刚的一切都是她故意的。

  接连跟范清遥交过手的张艺蓝知道,范清遥头脑聪明,心思极重,想要在范清遥的面前讨到便宜简直就是难上加难。

  所幸,她便是佯装虚弱地直接瘫倒在了身后周仁俭的怀里,做足虚弱的样子。

  与其争辩,倒不如什么都不说。

  欲盖弥彰,反倒是更让人猜测不止。

  等船只靠在了岸边,船娘忙招呼着岸边的几个丫鬟过来帮忙。

  张艺蓝好似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做足了仿佛被人欺负了的模样,哪怕是在丫鬟的搀扶中走下了船只,仍旧死死拉着周仁俭的手不肯松开。

  今日的事情,就算没办法给范清遥和暮烟定下个罪名也无所谓,只要周仁俭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就足够了。

  “先行将张家二小姐送去庄子上,再是传个太医过去瞧瞧。”范清遥吩咐着搀扶着张艺蓝的宫女们。

  张艺蓝想着一会周家老夫人就该来了,便是也没在继续纠缠,只是在临行时,特意又是看了周仁俭一眼,那泪眼模糊,欲又止的样子,当真是让人心疼到了心坎里。

  周仁俭目送着张艺蓝在宫女的搀扶下离去,倒是没说什么。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暮烟,青天白日之下,整张脸都黑成了锅底灰。

  范清遥见此倒是没说什么,带着周仁俭和暮烟回到了行宫。

  没想到刚一进院子,就是听见里面乱哄哄的,太监宫女跪了一地。

  范清遥示意周仁俭和暮烟先去侧殿,自己则是朝着太子寝宫的方向快步走了去。

  结果范清遥不过刚上了台阶,就是听见大皇子含泪痛诉的声音夹杂着大皇子妃的哭声交织响起。

  正是在外厅里百感焦灼的林奕见太子妃露面了,当先走了出来,“太子妃您总算是回来了,五皇子把大皇子给打了!”

  范清遥皱了皱眉,“可知道原因?”

  “不过就是嘴上拌了几句,五皇子那个脾气您也是知道的,一个没控制住就是将大皇子给按在了地上,眼下才将将拉开。”林奕的头都是要疼死了,好在刚刚在寝宫里的人多,不然以五皇子的暴脾气,把整个寝宫拆了都是有可能的。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