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范清遥百里凤鸣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就没有不讨厌的时候

第六百七十四章 就没有不讨厌的时候

  今日御书房的事情虽原因被皇上给压了下来,但结果大家还是有目共睹的。

  明明太子跟三皇子都是在御书房里的,结果三皇子却是被关回府里禁闭了?

  再是看看太子,直接就是被皇上给提前叫到了宴席殿。

  朝堂上那些大臣的鼻子比狗还灵,怎么会闻不出什么。

  几乎是在太子抵达宴席殿的同时,就是成了众星捧月的焦点。

  “听闻此番五皇子前往溯北赈灾,都是太子殿下的提议,不得不说,还是太子殿下的推荐太过周全。”

  “太子殿下英明,这一点可是随了年轻时的皇上啊。”

  “要我说,太子殿下从小时便是最像皇上的一位。”

  宴席殿的门前,无不是充斥着虚伪的恭维声。

  忽然,一道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就是响起在了人群之中,“听闻大皇子自从被贬为庶民后,过的可是步步艰辛,世人都知皇上仁慈宽宏,从这点上看,太子殿下似还是跟皇上不大相像啊。”

  此话一出,所有人脸上的笑容都跟着僵了下去。

  然后,就看见范自修不紧不慢地笑着走出了人群。

  众人看着范自修,说不闹心是假的。

  很明显,范自修根本就是为了难为太子而来的。

  可你难为就难为呗,作甚非要当着我们的面说这样的话,这还让我们如何恭维如何往下接?再说了,当初大皇子为啥被贬你心里就没点逼数了?现在你倒是装好人的跑到太子面前装好人,以前你将你亲孙女儿撵出家门的时候,我们咋没见你有半点的同情心?

  如今倒是卖弄起以德报怨来了……

  啊呸!

  不过想是这么想,但话却不能这么说。

  不管大皇子如何造孽,那都是皇子龙孙,这话说软了,只怕是要显得太子没有气势,但若是说硬了,估摸着就要有人说太子冷血无情不顾及手足了。

  面对如此砸场子的范自修,就连远处的韩靖宸都是忍不住道,“清遥,你的这位祖父还真的是……挺讨厌的。”

  范清遥跟着冷笑了一声,她的这位祖父,似乎就没有不讨厌的时候。

  原本还热闹的宴席殿门,忽然就是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打量着太子的脸色,是不是尴尬的扯着唇角。

  百里凤鸣施施然地看了范自修一眼,“听闻范府最近也不是很太平,范大人与其有空关心旁人的事情,倒是不如多在自家的事情上花些心思。”

  原本还奸笑连连的范自修,瞬间就是失去了笑容。

  三皇子府邸的事情,在场的大臣们都是有所耳闻的,但碍于此事被皇上出手给压了下来,众人倒是也就不怎么关注了。

  如今被太子殿下这样轻飘飘的给提起来,众人忽然就是想起来,对啊,听闻范府的那个孩子现在还在关在皇宫里面呢,话说那孩子可是你范自修的亲孙子吧,放着自己的亲孙子不关心,反倒是关心其他人手足的关系……

  范大人,您是不是有病啊?!

  范自修老脸发黑,“此事皇上自有定夺,无需太子殿下费心。”

  百里凤鸣淡淡一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原来这个道理范大人竟是不懂的。”

  范自修,“……”

  话都是说成这样了,若范自修还死咬着大皇子的事情,就是明摆着死缠烂打了。

  众人看着范自修那张黑如锅底灰的老脸,憋笑憋得唇角直抽。

  正是站在台阶下的韩靖宸,就这么看着太子殿下转身离去,袍摆飞扬的样子,都是看的好一阵的心潮荡漾,“以前竟是没发现太子殿下如此厉害。”

  范清遥瞧着某人花痴的样子,无奈提醒着,“当心台阶。”

  韩靖宸相信范清遥是绝对不会看着她摔倒的,眼看着太子的背影马上就要消失在殿前了,又是赶紧瞄了几眼,“同样是皇子,怎得我家那个就是跟太子差这么多?”

  范清遥叹了口气,“六皇子也不差的。”

  韩靖宸跟着叹了口气,“算了吧……”

  正是跟其他皇子从远处走来的六皇子听着这话,差点没绊倒在地。

  范清遥搀扶着韩靖宸走上最后一层的台阶时,范自修仍旧还站在殿门前。

  四目相对,范清遥连多一秒的停留都没有,便是继续拉着韩靖宸进了宴席殿。

  结果好巧不巧的,这一幕就是又被门口的其他大臣们给瞧见了。

  再是朝着范自修看去的时候,众人的眼中都是增添了几分同情之色。

  众叛亲离这个词儿谁都是不陌生,但真的能够做到孙子不亲,孙女儿不待见的,放眼整个主城,范大人您都是头一份儿啊。

  范自修,“……”

  该死的孽障,竟敢视他为空气!

  空气?

  范清遥可没打算如此便宜了范自修。

  范自修能够参加今晚的家宴,就证明这段时间依仗着愉贵妃爬的很快,但不管他爬的有多快,范清遥都是不可能给他在自己面前蹦跶的机会。

  随着时间将近,愉贵妃和云月也是抵达了大殿。

  不多时,皇上跟皇后也是双双落座在了主位上。

  到底是年关的家宴,宫人们精心准备的节目应接不暇。

  皇子妃们跟范清遥凑坐在一起,时不时闲聊几句,难得的和谐。

  唯独潘雨露从始至终都沉默着,不是她不想笑,而是一看见对面的皇子们都是整齐而坐,再是想着被关禁闭的三皇子,她就是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其实不单单是潘雨露,三皇子一党的大臣们也都是沉默寡的厉害着。

  尤其在面对站队其他皇子大臣们的目光,都是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一钻。

  好在永昌帝似真的开心,一整个宴席上脸上的笑容就是没断过。

  范清遥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永昌帝,眼看着宴席快要接近高峰,永昌帝酒过三巡,她忽然就是伸手撞向了桌面上的酒盏。

  “咔嚓!”一声的脆响,可是把大殿内的众人给唬了一跳。

  范清遥连忙起身告罪,“是儿媳的疏忽,还请父皇责罚。”

  永昌帝自是不可能因为一个酒盏责怪什么,瞧着范清遥面色发白,皱着眉问,“太子妃可是哪里不舒服?”

  范清遥听着这话,直接就是跪在了地上,“父皇英明,年关之夜,儿媳忽然想到了许久未曾谋面的弟弟,心里有几分担忧,儿媳知道弟弟在宫里面定是不会吃苦,可他到底不过是个一岁大的孩子,只怕是他不懂规矩,扰了父皇的清净,儿媳在这里为弟弟跟父皇请罪。”

  这一番辞,说的异常直白。

  不过也正是没有太多的修饰,才反而显得更加真诚。

  永昌帝恍惚了一下,若非不是范清遥提起,他都是要忘记那个孩子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潘雨露,忽然就是捏紧了手中的帕子。

  范清遥这是要做什么?!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