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范清遥百里凤鸣 > 第八百三十章 余家大夫人登门

第八百三十章 余家大夫人登门

  进了暑伏,天气燥热的让人心里憋得慌。

  百里荣泽那边迟迟没有任何的动静,反倒是潘雨露给范清遥递了帖子。

  范清遥接到帖子的时候,是真的有些惊讶的,“送帖子的人可还说了什么?”

  许嬷嬷摇了摇头,“来的是三皇子妃身边的贴身丫鬟,只说是三皇子妃在病中想念妯娌,故想要请太子妃登门坐坐。”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可范清遥却一个字都是不相信的。

  她跟潘雨露,可还没有那么深的交情。

  况且潘雨露此人极其要脸面,想自己的孩子都痛失在了范雪凝的手中,却也不肯在外人面前露出丝毫的可怜之色,如今又怎么会愿意让人看见自己生病之中那羸弱不堪的模样呢?

  范清遥又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帖子,眉头就皱得更紧了。

  潘雨露当姑娘的时候,就因为一手好字而闻名主城,范清遥曾经不止一次看见街上有人临摹潘雨露的字,所以很肯定,这帖子应该是潘雨露亲手所写。

  但正是如此,才更让人想不通。

  高门府邸,每年递出去的帖子不计其数,怎么可能劳主子亲力亲为?

  再者,如今潘雨露好歹是三皇子的正妃,若做这些粗鄙的活计被外人知道了,只要要取笑一声自贱身份才是。

  可潘雨露不但真的就写了,而且还派了贴身的丫鬟送过来……

  范清遥弹了弹手中的帖子,总觉得这事儿不大对劲。

  凝涵忽然掀起帘子进了门,“小姐,余家人上门了。”

  范清遥愣了愣,“可知来的是谁?”

  “听范大哥说,来的是余家的大夫人,以及余家的小少爷,奴婢过来禀报的时候,正看见余家一行人被请去了正厅。”凝涵想想余家那缕缕行行的排场,就厌恶的皱紧了眉头。

  哪里有来旁人家做客,恨不得将府里的下人全带过来的?

  到底是做客还是示威!

  范清遥心里很清楚,余家绝对不会是单纯来做客这么简单,她是皇后娘娘的儿媳,余家是愉贵妃的娘家,若两家人真的能坐在一起谈天说地,那才叫奇怪。

  但究竟是为什么而来的,总要去看看才知道。

  范清遥吩咐着凝涵,“你去前面盯着,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及时回来汇报。”

  凝涵点了点头,转身就是跑出了院子。

  此时的正厅正热闹着,陶玉贤听闻余家的大夫人带着儿子来了,连忙在荷嬷嬷的搀扶下出来迎接着,两个人见面说了几句客套话,陶玉贤便客气的引余家大夫人坐于主位。

  按辈分来说,余家大夫人虽是余家的长媳,但在年龄上却是不敌陶玉贤的,再加上是来做客的客人,哪里有人真的会坐在人家的主位上?

  可余家的大夫人真的就是一屁股坐了上去,还将自己的儿子抱到了一旁的椅子上,直接将旁边的副位也是给占了。

  荷嬷嬷瞧着余家大夫人大摇大摆的样子,下意识的就是皱了皱眉头,余家如此的狂妄,究竟想要做什么?

  余家大夫人瞧着陶玉贤站在原地没动,便主动笑着道,“花家老夫人这般站着,我这当小辈的如何坐得踏实,还是说我家的森哥儿占了花家老夫人的位置?”

  陶玉贤当然不可能跟一个孩子争抢位置坐,此事一旦传出去,没有人会说孩子的不是,只会说大人肚量小。

  况且就算余家大夫人真的将孩子给抱起来了,那也只是一个副位,陶玉贤一旦坐上去,岂不是明摆着低人一等?

  荷嬷嬷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余家大夫人还真是谦虚。”

  余家大夫人似笑非笑地看着陶玉贤道,“主子面前,核实有奴才说话的份儿,有些老奴才就是仗着自己资历老,在府里都是快要无法无天了,那样的奴才就该直接打死以儆效尤,花家老夫人您说对吧?”

  荷嬷嬷,“……”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余家大夫人根本就不是来做客的!

  陶玉贤却不见半分动怒,笑着坐在了距离余家大夫人稍远的位置上,“话是如此说,但这世上分不清眉眼高低也不止是奴才,有些人穿得光鲜亮丽,实则还不如庙街的乞丐懂事,起码你给了银子,庙街的乞丐还会对你说声谢谢。”

  余家大夫人脸上的笑容一僵,“花家老夫人这是在指责我不懂规矩不成?”

  陶玉贤淡淡一笑,“余家大夫人这话说的未免就有些重了,我不过是说一个现象而已,余家大夫人何必多心。”

  余家大夫人早就是听闻花家的这位老夫人不是个普通角色,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真是的厉害的,面带笑意却能语如刀锋,最主要的是,圆滑得让人根本抓不到半点话柄。

  “我今日来呢,主要是听闻花家的小孙子要给家森哥当伴读,说起来我家森哥还没有见过花家的小孙子,便想着先过来瞧瞧。”余家大夫人见自己没占到便宜,索性就开门见山了。

  陶玉贤打量着余家大夫人的小儿子,两毛岁的年纪,小脸却绷得极紧,看不见半点笑容,反倒是拧着眉一脸不如意的模样。

  “想来这会我家的仁哥儿正在午睡,余家大夫人是知道的,小孩子嘛,不睡觉又要如何长身体呢。”陶玉贤见过的人形形色色,一眼就看出了余家大夫人的小儿子不是个好相处的,自不会让孙子露面。

  就算要进宫当伴读,那也是五岁之后的事情,等到那个时候,仁哥儿起码也懂事一些了,虽说可能那个时候,仁哥儿仍旧在余家大夫人儿子面前讨不到便宜,但现在让两个孩子见面,被欺负的一定是仁哥儿。

  “我娘说过,只有废物才会整日的贪吃贪睡,小小年纪便过着猪一样的生活,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当我的伴读!”还没等余家大夫人开口呢,余家的小少爷就是一脸鄙夷地痛斥道。

  陶玉贤听着这话,心道一声果然,余家如此教养孩子,她便更是不能提前让仁哥儿与其见面了。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