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范清遥百里凤鸣 > 第八百五十七章 愉贵妃的高明之处

第八百五十七章 愉贵妃的高明之处

  范清遥停步回头,就看见外祖母追了出来。

  “小清遥,我知道太子出事你必定是要担心的,但此事切莫不能意气用事,谁也猜不到愉贵妃手里还藏着什么,若是连你都陷进去了,你可是让我,让你外祖如何是好?”

  就算刚刚范清遥并没有表态,但是她眼中的光实在是太冷了,也太过锋利了,这般模样的范清遥如何能让陶玉贤不害怕,不担心?

  “你这孩子从小就是个有主见的,虽然每次都是剑走偏锋,但并不是次次都能化险为夷的,我同样也不希望太子出事,但我更害怕的是失去你,你懂吗?”陶玉贤拉着范清遥的手,手腕克制不住地颤抖着,她从来没有像是现在这般的害怕过。

  范清遥如何不明白外祖母的担心,便放缓了眼中的冷意,轻声道,“是外孙女儿的不好,惹得外祖母担心了。”

  陶玉贤瞧着范清遥眼睛里再是没了冷意,才松了口气,“别想那么多,早些回去睡吧,此事就暂且交给你外祖跟你义父想办法。”

  范清遥点了点头,又是对着外祖母笑了笑,才转身走出了院子,只是就在她的脚刚一走出院子的同时,脸上的笑容也跟着彻底消失不见了。

  月色下,那双漆黑的眸子里透露着,是比刚刚还要森然的冷意和杀气。

  愉贵妃既然能放出人出来污蔑太子,自然是留了其他后手的,毕竟愉贵妃那个人办事向来周全,最不怕的就是打拉锯战。

  只是这样的事情,外祖跟义父不知,范清遥也没有办法说明。

  但范清遥很清楚,想要赢,就必须快刀斩乱麻,如此才能打愉贵妃一个措手不及。

  说道理,上一世她在愉贵妃的压制下苟且偷生,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愉贵妃的手段,那个时候是她太软弱,也太拿着百里荣泽当回事了,才会被愉贵妃一直的打压着,但是现在……

  不会了。

  范清遥回到了院子,便让凝涵去盯着主院那边的动静,自己则是一头钻进了屋子里,关死了房门,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在里面做些什么。

  和硕郡王并没有停留太久,在跟花耀庭商议完了后,便是匆匆离开了西郊府邸,不想就在和硕郡王没走多久,此事便是彻底在主城传开了。

  也正是这个消息,让百姓们后知后觉的恍然,原来当初在满城张贴三皇子的画像时,大理寺同样也收到了太子的画像,虽说太子的画像跟三皇子的画像同时出现,但如今被大理寺抓到的人,却是一口咬定了太子。

  这能说明什么?

  而就在百姓们还在暗中猜测的时候,又是一道流不觉传了起来,当初花耀庭跟和硕郡王受伤,正是因为帮太子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以至于太子事后想要灭口。

  如此一来,如何让人不猜测,现在被送进大理寺的人,就是花耀庭跟和硕郡王因为与太子撕破了脸,所以想要同归于尽。

  一时间流蜚语满天飞。

  就算此时的主城正在宵禁,却也阻挡不住流的肆意传播。

  范昭知道了消息,连忙送到了范清遥的面前,“如今城中流不断,就算百姓们都在家中,怕也是认定了太子就是闹事的主谋。”

  范清遥听闻后都是气笑了,“火上浇油,推涛作浪,确实是愉贵妃的手段。”

  原本她就没想过愉贵妃会善罢甘休,没想到会在这里等着她。

  如今屎盆子一个接着一个的扣下来,为的不单单是想要把百里荣泽从大理寺给捞出来,还想要趁机将百里凤鸣给送进去。

  “若是再任由流传下去,只怕……”后面的话范昭实在是说不出口了,主城现在的流实在是太可怕了,最主要的是,那个闹事的人现在就被关押在大理寺,就是他都觉得此事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更何况主城的那些百姓了。

  范清遥当然知道,这些消息一经传播出去,定是会混淆了百姓们的是非。

  这也是愉贵妃的高明之处。

  但愉贵妃以为如此就能占尽先机了?

  简直不要太异想天开。

  “准备一辆马车去后门等着。”范清遥看着范昭吩咐着。

  范昭点了点头,连忙着手去准备了。

  范清遥随后又是将狼牙叫进了门,“等一会府里面熄灯了,你陪我走一趟。”

  狼牙无声的领命,至于小姐想要去哪里做什么,都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范清遥知道,外祖母既然担心她,势必是要来查夜的,又是把凝涵找了过来,吩咐许嬷嬷按照自己的发髻给凝涵重新梳洗了一番,随后又是让凝涵换上了自己的衣衫躺在了床榻上。

  “若是外祖母来了,就说我睡下了。”范清遥看着许嬷嬷交代着。

  许嬷嬷其实心里也是担忧的,但是她知道小小姐一旦打定了主意,并不是她能够阻拦得住的,忙点了点头。

  等范清遥一切都是安排完了,主院那边终于吹熄了烛火。

  范清遥将早已准备好的披风拿了起来,直奔着后门坐上了马车,“去大理寺。”

  范昭不敢耽搁,连忙快马加鞭地驾驶着马车,朝着大理寺的方向疾驰了去。

  大理寺卿正在为了闹事人的供词而发愁,就听闻门外的侍卫来报,“启禀大人,太子妃到了,人就在门外。”

  大理寺卿就是再傻,也知道太子妃这个时候来他这里的目的,连忙让侍卫把人给请了进来,自己则是先行前往了牢房。

  等范清遥随着侍卫抵达了牢房,大理寺卿已经支开了属下静静等候了。

  “太子妃。”大理寺卿主动躬身行礼。

  范清遥笑着道,“难为大晚上的还折腾大理寺卿如此奔波。”

  “是微臣应该的,犯人就在里面,太子妃放心,三皇子并不在此处。”大理寺卿这话分明就是在告诉范清遥,想要问什么都无需顾忌。

  范清遥点了点头,“劳烦大理寺卿了。”

  大理寺卿打开牢房外面的铁门,却没有转身退让,而是站在门口对着范清遥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

  范清遥愣了愣,就听大理寺卿道,“此人极其凶险难缠,太子妃贸然接触只怕是多有隐患,有微臣陪在太子妃身边才能有备无患。”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