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88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六道之晨曦初现 > 第一篇 第8章 斯大林与海盗

第一篇 第8章 斯大林与海盗

  在里卡多等人与那位狙击手打得如火如荼时,里德却默默的蹲在地下室思考人生:为什么外面那群人都强的离谱啊?还是说我太菜了?不过就现在而里德能想到的生存之道只有一个字——苟!他不仅回想起之前那个离开瑞士,以为自己在同龄中无敌的自己,才明白了当时自己有多愚蠢!他现在已经不敢想什么无敌了,没输的太惨,他都得谢天谢地谢耶稣了!

  被子弹命中所造成的伤口还在剧痛,痛到他连动的能力都没了,他只好祈祷这场毫无意义的战争赶快结束,然后有人发现他,救他一命。可听外面的打斗声,不是越来越小,而是越来越大时,他就不禁有些绝望了。

  里德正蜷在墙边悲叹着自己的无能时,敏锐的听到了一阵引擎声,随后枪声骤然密集起来,时不时还夹杂的炮响,不一会,外面的声音变小了,消失了,紧接着,一阵脚步声响起。

  里德有种不妙的预感……

  脚步声越来越大,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

  里德紧张起来——战争还在继续,自己却毫无再战之力,连动一下都困难的很,如果对方对自己有恶意,自己可什么反抗能力。所以自己的命运,完全不在自己手里,这让他一阵不甘。

  但是不甘又如何?不甘可以改变现实吗?

  里德叹了口气,有些认命地望向了入口。

  脚步声的主人终于出现了,这却里德大呼不妙。

  来的人是艾琳:“哟,小帅哥,现在方便吗?~”她露出了一丝别有深意的微笑,如猎人打量自己的猎物一般,上下扫视着里德。

  五分钟后……

  里德被艾琳“运”上了车,他坐在is—2里,心中忐忑不安,他深吸一口气,想平静一下自己,把自己内心的不安驱散,结果,在这狭小的坦克内做深呼吸的他,感到一股栀子花的清香涌入鼻中:这是他旁边的女子身上的体香,这让他一阵目炫神迷,害怕之余多了几分羞涩。什么情况!他在脑海中不禁吐槽:真是刚出龙潭,又入虎穴!

  艾琳转身打量里德,看他那又害怕又羞涩的模样,不禁有心想玩一玩这个清纯的少年,于是笑道:“哎呀,里德同学,不要这么拘束嘛~”说完还故意靠上里德,把里德吓得往旁边逃。但坦克就这么小的空间,跑有用吗?

  艾琳把脸凑到里德面前,里德清楚的感受到艾琳那炙热的呼吸,“里德同学,你脸红了~”她嬉笑着,这表情很难让人想象,这只是一个14岁的少女。

  “对……对不起……”里德的声音小的如蚊子一般。

  “对不起?对不起什么?”艾琳有些疑惑,随后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啊,我明白啦!”

  里德非常想问她到底明白了啥,但对方却不打自招了:“里德,原来你是这种人啊,提前说句对不起,好做什么虎狼之事,对吧?”“你……你在说什么?”里德猛地一震,向后退去,却引得伤口一痛:“嘶……”

  艾琳看里德那副痛苦的表情,吓了一跳:“怎么啦?受伤了呀?”她立刻爬向里德,趴到了他的身上,用手解开了里德的衣扣,扯下了他脖子上的围巾。里德感受到艾琳的芊芊玉指拂过他的胸口,再在他身上四处摸索,这让里德些头晕。“找到了!唉,打的可真狠!不过没关系,还好我会应急处理。”里德默默的忍受着那不知道处理伤口,还是借着处理伤口之名而进行的那些动作。想着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能消停一会儿?

  与此同时……

  “嗯……”里卡多出手救下了那位女子缓缓睁开双眼。“可算是醒了呀!”里卡多长舒一口气:“我还在想,你死了就不好办了。”“你救了我?”对方露出一丝惊异的表情,“我不想把事情搞大,如果死了人就难以收场了!”“对不起,我还以为你是个恶棍,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还有那位小姐,你干嘛攻击我?”

  爱莉娜露出了歉然之色:“抱歉啊!我有点激动了……”“这叫有点激动啊?!还有两位是什么关系?”听到这里,里卡多只好把他与爱莉娜之间的故事重新讲了一遍,以解释自己刚才对爱莉娜的行为。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太过武断了,感谢您的宽容,如果有需要,尽管开口,我会尽力相帮的。”“这样啊……那我要成立一个小队,想请你入队,可以吗?”“可以!”“等等,这答应的也太快了吧!”“比起救命之恩,这不算什么,中国人有恩必报,这是我们的传统。”“这传统不错啊……话说回来,这位女士,你叫什么?”“哦,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方绯静,军衔为学员(准尉),来这里留学。擅长狙击,这是我的枪,也是我的最重要的伙伴——莫辛纳甘。”这时,爱莉娜凑了过来:“哎呀!”她露出了惊讶之色,“这是法器啊!”“又来?”“这真的是法器!”“看来你们是知道法器的存在,想来并不是什么寻常人”“唉,这些超自然的玩意儿,我可不喜欢,对了,我叫里卡多.罗马诺,叫我里卡多就好了”“我是爱莉娜.莱格力斯,法器的器灵是拿破仑。方小姐的器灵是什么?”“哦,他是一位前辈,是我的导师——张桃芳!”话音刚落,一位身着之前抗美援朝时中国志愿军军装的男子出现,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同志们好!”“你好,同志。”拿破仑同时浮现。“总之,欢迎入队!”“对了,方绯静小姐,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里卡多掏出手机,翻出里德的大头照,“他是我一个队员的候选。”“我记得,但这人临阵脱逃,不太合适吧?”“临阵脱逃?算了,我这里人手少,多一个是一个吧。”“如果您是这么想的话,我也不好说什么,我带你们去他的藏身地吧。”

  十分钟后……

  “没人啊,真的是这里吗?”“绝对是这里,我敢用我的项上人头保证!”“算了,我可不想要你的脑袋……等等,这里有履带的痕迹,合着还有坦克来过!额……坦克……该不会是那个狐狸精吧?完了!里德的贞操不保了!”里卡多脑中不禁想起了那个**女人会对里德干的事,他想得越多就越担心——里德可是他的候补队员之一,他手头上本来就没有多少人,万一里德接受不了这个现实,自寻短见了,他的小队可是更难找人了。

  于是乎,他当场打定主意:“出发!去救里德!额……谁有车?”“我有一辆车。”方绯静适时地开口,“啊!那真是太好了,我替里德谢谢你!”里卡多在心中大呼捡到宝了,毕竟这位是他见过的三位“披着女人皮的汉子”中看起来最靠谱的那个了。

  两分钟后……

  里卡多想收回之前的话。

  “这是你的车?”里卡多十分想把之前那个以为方绯静很靠谱的自己揍一顿。“这个玩意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历史书上见过的‘解放牌’汽车啊!”“对,恩公说的不错,这是越野型的‘解放牌’”方绯静一边回答,一边在车上鼓掏了半天,终于打着了火:“好了,各位,请上车。”里卡多强忍着吐槽欲,与爱莉娜坐上了这个原本应该呆在博物馆里的老家伙。

  汽车追随着履带印,扬过一阵烟尘,颠簸着前行。

  在远处,一个平坦的原野上,坦克停了下来。

  里德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只知道自己停止移动了。他想借机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却突然感到自己的左臂被艾琳抱住了,这个刚好位于艾琳的**之间,被夹得死死的。里德吓了一跳,差点晕了过去,马上放弃了逃跑的念头,见他老实下来,艾琳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里德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那我们就开门见山吧艾琳眼中透露出一种计谋得逞的精光:“其实啊……我看上你了!”

  “啊——”里德用尽平生所有力气,叫出了一种独特的,接近超声波的叫声,这种叫声大概是人类的一种特殊的返祖现象吧。“你你你……你说什么啊?我……啊……我这……这个……”里德已失去对语功能的正常控制能力。

  爱琳忍俊不禁:“什么啊!我想说的是‘我认为你还不错,想让你加入我们的队伍’你还记不记得老师讲过的小队制度啊?哦,对了,你也可以让你老公加入,这点我可支持了!”

  “老公?”里德纯洁的大脑又一次受到了莫大的冲击。

  “里卡多同学啊!”

  “里卡多不是我老公!我们还没结婚!……我呸!我在说什么啊?我不是他的妻子!不对,我是……呸!我是谁来着?等等,我本来就是男的,要什么老公啊?哎,我还是正常男性!哪都正常,包括取向!”

  “你急了~里德同学~”

  “你你你你你你你……!”

  “行行行,我知道啦!你冷静一下。”

  里德跳出坦克,让原野的风拍打自己的身体,很快平静下来:“你的小队不止你一个吧?”“另一个再过来。”

  里德望向远方,却突然发现,一个军绿色的小点不断放大,一会儿里德就明白了这个小点是什么——一辆解放牌越野车!“喂!里德!我来救你了!你的肾还好吗?腰痛不痛?一定不是个处男了吧?”

  里卡多从副驾驶位的窗口探头喊话,但这直白得不能再直白的话,却让里德差点一口气闭过去。

  见里德不说话,里卡多又喊:“抱歉啊,我来迟了!”里德双目流泪,想起自己经历的事,深感自己承受了太多太多:“大哥您终究还是‘来迟了’啊!”他自自语。

  这时,天空中响起了一阵引擎声,盖过了所有声音,接下来,一架飞机从他们头顶划过,居然是一架活塞式螺旋桨战斗机!虽说看不清是什么型号的?但上面美国空军的军标,可是货真价实的摆在那!

  方绯静眼中露出了不快的目光,狠盯着那架飞机,身上隐隐浮现出一丝杀气,里卡多一下就感觉了,出了这股异样的气息,他瞬间明白——方绯静不简单!这种气息,若是没有真正杀过人,是放不出来的,光是这点就甩了他里卡多几条街了。方绯静似乎感觉到什么,回头道:“抱歉,我只是有点看不惯美国兵的耀武扬威,请不要见怪。”

  那架飞机在天上盘旋了一周后,降落在原野上,整段动作行云流水。然后一位飞行员从飞机上跳了下来。

  接下来,大家看见了惊人一幕:201月而起,一个箭步冲向那架飞机,紧接着用“八爪鱼抱人大法”一把抱住了刚从飞机上跳下来的飞行员,居然直接把那位飞行员扑倒在地!

  “哥哥!我想你啦!”

  里德险些当场休克,里卡多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兄妹关系有点……那啥……

  那位飞行员则一脸尴尬:“行了,你先下来!”“不要嘛~”艾琳一口回绝,自顾自的把头使劲的在这位先生的怀里蹭。

  里德在一旁哀嚎着:“不是这样的,她刚刚不是这样的啊!”“咳,老弟你可明白女人是一种多么善变的生物了吗?”里卡多故作高深,却得到了场上女同志们的白眼。

  接下来,那位飞行员好不容易才把艾琳从自己身上弄下,众人才发现,他其实长的挺帅的:一头潇洒的黑色刺猬头,虽然被风吹得有些凌乱,但不影响他的英俊,面容刚毅,目光坚定,眼神如鹰一般敏锐,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锋利之气,一身美国空军飞行员制服,一米七九的身高,略显傲然地抬着头,让人望而生畏。

  艾琳见众人目瞪口呆,解释道:“他是我的兄长,叫汉,是我的队伍中的另一个人,他……”“打住,还是我来说吧!我是美国空军飞行员,今年15岁,还差三个半月满16岁,军衔为上士,之前我驾驶的是‘大黄蜂’,现在的座驾是f4u“海盗”

  螺旋桨战斗机,完毕!”

  “就这台破破烂烂的小螺旋桨战斗机,你也好意思开出来”里卡多出嘲讽。“主……主人……”“爱莉娜你怎么回事?抖得太厉害了吧!这只是一架早就落伍的战机罢了,没必要慌成这样。”“这……这又是一件法器!绝对是法器!”“啥?你不是说过这个世界上的法器少的可怜吗?”“这是没错……加起来不过1000件,但这个着实是法器!”

  与此同时,汉正与艾琳交谈:“这些人不太靠谱,你是从哪找的?”“嘻嘻!人不可貌相,其实他们都很有实力!”“我怎么没看出来?”“如果你是见过法器的人,且知道法器代表了什么,但你却没有一个法器,你面对法器会报有怎样的心态呢?”“那一定是十分想要弄一件来。”“你看的肌肉大汉,他明显是知道法器的,但一定没有法器,你看他对“海盗”的反应如何?”“……不屑……吗?”“你不好奇他是怎么想的吗?”“我知道这个家伙一定不正常,不过他也许可以争取一下。”“哦,他一定不会听你的。”“那你叫他来干啥?”“他自己来的,与人家没关系嘛~”“难不成我们得听他的?”“也不是不行呀~”“……”

  汉向里卡多等人走来,方绯静马上紧张了起来,握紧了手中的枪。里卡多也握紧了拳头,爱莉娜已经准备好随时开炮了。

  汉伸出双手,举过头顶,挥了挥,表示自己没有恶意:“请问你们商量得如何?”

  “啊?”里卡多不明所以“商量什么?”

  汉似乎一点也不惊讶:“我就知道艾琳靠不住,她一定没和你们说明我们的目的。是这样的,我打算让你们加入我的队伍,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里卡多露出鄙夷之色:“凭什么啊?你说个理由!”“我们还真有充分的理由!”

  艾琳突然抓住里德的衣领一下,把他拖入了坦克内,is-2迅速启动,还一炮炸在那辆解放牌越野车上,直接把车炸毁了,同时,汉一跃而起,跳上f4u,迅速滑翔,起飞了。

  里卡多等人才回过神来,里卡多眼见着那架飞机飞走,气打不过一出来:“全体都有,给我追!”说罢,甩开双腿,冲了出去,跟着那架低速飞行的“海盗”与那辆is-2,拼了命似的追赶,方绯静与爱莉娜紧随其后。于是乎,这三个人开始与飞机和坦克赛跑……

  s..book585902725401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六道之晨曦初现');;